享乐给予人身体的欢愉,痛苦却能使灵魂受益

Eternity-忆

© Eternity-忆 | Powered by LOFTER

两生

【周黄】两生

章三

周泽楷感到梦境变得不对劲的时候,已经无法动弹身子或者睁开眼睛了。

他“看”到模糊的人影站在自己床前,似乎是作了一个揖,就转过身向外走去。接着他自己的身体被一股力量扶了起来,不受控制地离开床铺,赤脚跟着人影走了出去。

这不对,周泽楷意识清楚地想着,周围的景物清晰的好似在白昼,一片亮堂,农家小屋里的木床、长凳、四方桌以及挂在墙上的挂画,都清清楚楚没有变化,但是他却没有半点真实感。

跨出门槛的时候,他不自觉地转头往回看去,发现另一个自己正好好的躺在床上。

是梦。周泽楷的身体不再顺从于自己,意识却非常清楚,他甚至能够盯着前方领着自己一路前进的人影,冷静地判断出是这个来路不明的东西将自己从梦里牵引出来的。

他走过窄窄的小道,两侧的院落都寂静无声,恰逢满月,月亮银盘似的挂在天上,溢满清辉,而他就披一身月色,跟着人影走到了目的地。

只是被挖出了几块砖的墓室顶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出一个大洞,有白色的光微微从里面渗出来,而模糊的人影在触到白光时就如同雾气般消散了。

随后周泽楷的双腿不听使唤地走了过去,直接跳进洞里。

 

黄少天辗转反侧了大半夜,心绪起伏到实在无法入睡,拿出手机登了QQ,却发现好友栏在线人数罕见的为0。我次奥你们是什么时候放弃了熬夜这个优良传统的!还有没有友情了!黄少天忿忿地想着,最后还是打消了扰民的念头,从床上爬起来。

他摸出院子,想着随便走走,就在不知不觉间走到了周泽楷借宿的地方。

黄少天自觉不是个喜欢偷窥的猥琐青年,也没有打算半夜三更来找周泽楷交流感情,他就是不小心走过来了,顺便看一眼而已。

结果这一眼,却让他感觉到了异样的气氛。

 

周泽楷不知道自己下落了多久,他听到风声自耳边呼啸而过,最终慢慢消失,也就在这个时候,他的双脚终于触到了地面。

他睁开眼睛,立刻被眼前的景象惊得更加无言了。

玉宇琼楼,珠宫贝阙,连绵不断延伸的好似无边无际,巍峨雄壮。

他所站的地方,正在大殿御阶之下,两旁有挺拔的守卫执戟而立,一路排到大殿门前。

非常压抑。即使在梦里,他也本能地厌恶这个地方。

站在他前方的青年身着黑色曲裾,头戴进贤冠,看得出是有文职在身的官员。他向大殿处张望,周泽楷只是在他身后看着,就能够感受到他迫切又盼望的心情。

没过多久,这个梦境里最为清晰的身影出现了。

一身华服的女子,在众多侍女与随从的拥簇下,仪态万方地从大殿中缓步走来。她面若桃李,云鬓生香,美如白玉的双手还握着一册书卷。

青年明显激动起来,却又自矜地整整衣冠,才迈着明显轻快起来的步子向她迎上去。

周泽楷就站在青年的身后,旁观青年恭敬地对女子行礼,似乎说了些什么,而后女子微微笑了起来,弯弯的眉眼下一颗泪痣,为她平添一份妩媚。

“沈大人,”她轻启朱唇,珠落玉盘般成为这片模糊世界里唯一的声响:“久仰大人文采斐然,今日得见,果真是难得的青年才俊。”

被称作沈大人的男人躬身回她,周泽楷发现他甚至在微微颤抖。

他们须臾之间只说了寥寥数语,女子便要离开了。她临行前对男人说的最后一句话在周泽楷耳边被无限放大。

“我仰慕大人已久,日后还要叨扰大人了。”

周泽楷心里叹气,身处这离奇的梦里,他准确地接收到了种种情绪,甜蜜的,苦楚的,不甘的,小心翼翼而又妄自菲薄。

唯一能确定的是,面前的男人对女子,已是爱慕到情难自制。

 

周泽楷看着周围的建筑越发模糊,就像被浓雾笼罩般白茫茫一片。他正思索着自己什么时候能够清醒过来,却看到有热烈的火焰一瞬间席卷而来,把整个天地全部吞噬进去。

他站在火焰的中心,四周烈火熊熊,他却毫发无伤,而火焰接着便逐渐熄灭了。周泽楷看着眼前重新生出的景象,饶是他一贯沉默,也忍不住发出了“啊”的一声。

在他面前,是走势起伏,积雪在山脊延绵千里,高耸入云的无边山脉。

自他出生起的二十四年间,从没有来到过这个地方,可是他站在这儿,却毫无理由的就明白了自己所在的到底是哪里。

天下龙脉之祖,昆仑山。

周泽楷心里翻江倒海地对着昆仑山发呆,就感到有人拍了拍自己的肩膀,他转过头去之后,彻底目瞪口呆。

黄少天身着深衣广袖,正笑嘻嘻地看着他。

“我……”周泽楷不知道说什么才能表达自己可以用恍若隔世久别重逢来形容的心情,而这个黄少天没给他说话的机会,就噼里啪啦地开口了。

“你为何在此处?是来迎接本君的?你现下居所比起大泽山可是差的远了,冰天雪地,也就本君心善怕你独守昆仑寂寞难耐,方才年年来见你,你要记得承了这份情啊。”

“你我曾约好过……”周泽楷不知道怎么了,就这样给了黄少天回答,他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能够说话了。

黄少天撇撇嘴,还是爽快地认了:“你说的不错,既然已经约好,本君也不是说话不算数的,只是要你三月去丹穴陪本君小住,你可也记好了,莫要失约。”

周泽楷即使在梦境里,也认真地摇摇头:“绝不失约。”

他一字一句咬的很重,仿佛要把这承诺刻进血骨里,记上生生世世。

黄少天这才满意了,一边去拉周泽楷的手,一边口若悬河地跟他炫耀:“丹穴可是个好地方,遍地金玉处处梧桐,大泽也比不上,你去了必定满意,没准便不想回来昆仑了!”

在他滚烫的手握上周泽楷的手腕时,四处景物飞转起来,那浩瀚银白绞成漩涡,被天上开出的狭长裂缝吸了进去,周泽楷也在这风云骤变中昏厥过去。

 

当周泽楷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依然躺在了床上,衣服整整齐齐叠在一边,完全没有曾经挪动过的痕迹。

这光怪陆离的一场梦,让他疲惫不堪,他扶住布满冷汗的额头,发现梦中的经历自己记得的非常清楚。

他跳进那座墓里,回到了古时候的某个朝代,见到了一位应当身份高贵的女性,又在昆仑山遇见了黄少天。

黄少天……

周泽楷正要回想自己见到他时的情形,门外就传来了黄少天活力满满的喊声。

“周泽楷你起床没啊!你是要偷懒吗!”黄少天这么喊着,跑进了他的屋子。

他的声音如一把利剑,破开了周泽楷思维的混沌。

周泽楷直直地看着他,脑子里却响起了有谁对自己说过的一番话,反复徘徊。

“又东五百里曰丹穴之山。其上多金玉。丹水出焉,而南流注于渤海。有鸟焉,其状如鸡,五采而文,名曰凤皇,首文曰德,翼文曰义,背文曰礼,膺文曰仁,腹文曰信。是鸟也,饮食自然,自歌自舞,见则天下安宁。”

                                                                                             TBC

==============================================

这篇文速度太慢显然与网的时而抽风有关(-┏)我努力把他写长了

最后一段话出自山海经.南山经。

看灵魂摆渡人根本停不下来嗯。

评论(2)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