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乐给予人身体的欢愉,痛苦却能使灵魂受益

Eternity-忆

© Eternity-忆 | Powered by LOFTER

两生

【周黄】两生

章二

       坑坑洼洼的狭窄小山路上,手扶拖拉机上下颠簸的很有节奏感,坐在拖拉机上的一众人也跟着上下起伏的很是销魂。

     “压力山大……”郑轩觉得自己晕头转向的要吐出来了,耳边还在持续响起黄少天对山路副本的各种讲解,譬如想象一下现在是在玩Flappy Bird第一视角版云云,他忍不住出声打断黄少天,“黄少……咱能不提那只胖鸟了吗?”

       黄少天一听,迅速转火郑轩:“鸟怎么了鸟怎么了!郑轩啊郑轩看不出来你还有种族歧视!你看不起鸟嘛鸟有什么不好!能捉害虫能打猎!”

      “……黄少我说的是那只长得跟鸭子似的胖鸟,游戏里的,你不要过分解读啊。”郑轩压力更大了。

       黄少天精神十足的准备再跟郑轩讨论讨论爱护鸟类包括游戏里的鸟类这件事,却又一眼瞄到坐在他们后面那辆拖拉机上,正低着头一动不动的周泽楷,于是他咽下了没有说出的话,转过头去问开拖拉机的大叔:“叔,咱们大概什么时候能到?我看他们要被颠散架了啊!”

       开拖拉机的大叔是个四十岁上下的黝黑大汉,有能拔山扛鼎般的强壮,一边开着颠颠颠的拖拉机,一边还能哼小曲。听了黄少天的问话,他声若洪钟地回答:“转过两个弯就是咯!”

       声音响彻山谷,叫人震耳欲聋。

      “……说真的师兄,我觉得黄少只在语速上不断精进,却没有追求音量的不断扩大化,真是英明神武。”研一新生宋晓痛苦地这么对喻文州说道。

       喻文州微笑着点点头,看起来依旧不动如山,于是他在身边众人眼里更加深不可测了。

 

       刘家村位于南禺山的山腰上,位置偏远难进难出,只有一条泥泞的环山路与外相连。前些日子村里申请来了拨款,才计划要修路,结果第一天开始就在村口挖出几块墓砖来,往外扫开泥还发现拱形墓顶上摆着一块玉佩,老村长也因此找到文物管理部门上报了这件事。

       在南禺山的这次挖掘,由珺山大学与珺山考古研究所合作完成。钱教授这边叫上了喻文州、黄少天、郑轩和宋晓,研究所那边就派出周泽楷、江波涛、吕泊远和杜明,他们这八个人凑成了临时小分队,来到刘家村进行惯例的确定挖掘范围工作。

       两辆拖拉机一前一后在村口停下,黄少天当先跳了下来。他环视四周,溪泉屈曲,层峦叠翠间座落的小村庄古朴而宁静,由于他们到达的时候已近午时,正是家家户户生火做饭的时候,故而袅袅炊烟,自有一派意境。黄少天深吸一口气,感到心旷神怡。

       山环水绕,风水格外不错。

       众人纷纷从拖拉机上下来,在村民的帮助下开始卸器材。不知怎么的就落了单的周泽楷弯腰去抬垒在一起的金属探测仪时,看到一双手在他对面扶上了箱子。

      “你一个人行不行啊周泽楷?我来帮你呗。”来人这么说着的同时一使劲,跟他一起抬起了东西。周泽楷抬起头,发现黄少天正冲自己乐呵呵的笑。

      “……谢谢。”他这么对黄少天说,不出意外地看见黄少天的脸上在一瞬间闪过微妙的情绪,像是怀念,又有几分痛苦与庆幸。

       黄少天对自己的态度很奇怪,周泽楷从第一次见到黄少天开始,就有所察觉。

       从自己进门起目光就定格到自己身上,打招呼时却又极力避开同自己对视,后来主动和自己说话却强压痛苦,到现在开始试探般的套近乎,说话间有带着令人不易察觉的关切和熟稔。

       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周泽楷直起腰,目送黄少天拍拍手转身去给同伴帮忙。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他对黄少天也很有兴趣,完全不受自己的控制。

       他不知道这种感情从何而来,却又感到这是从他降临于世起,就印在潜意识里的情绪。自灵魂里带来,成为本能,又在见到黄少天的那一刻被突然激起。

       虽然只有一点浅薄的印象,却好像一直静静存在于此,等待自己拂去尘埃。

 

       考古小分队的午饭是在村长家里解决的,农家饭菜非常可口,一干人矜持起来也没有在人家里直接抢食,只是不动声色的波涛暗涌,筷子底下见真章。

       喻文州作为这波人里最大的,无视了他们用在抢菜上的勾心斗角,同江波涛一左一右坐在村长身边,陪着村长聊天,搞好群众关系的同时,再顺道问问发掘情况。

       玉佩被端正摆放在墓顶的情况非常少见,饭后帮村长家收拾碗筷,洗碗刷锅的时候,他们不由的聊了起来。

      “如果没有盗洞,只有这一块玉佩孤零零地落在外面,”黄少天用小碟子摆在锅底比划出的玉佩摆放的位置,想到了一种可能性,“那就好像它是被人特地放在这里一样。”

      “或许是故人见他下葬,留了玉佩祭奠呢?”吕泊远开玩笑地说了一句。

       喻文州等人真的认真思考起这种可能性来。

      “玉佩背面刻有一个姈字,是女性的名字,没准是墓主人的夫人啊?”杜明已经开始进一步猜想了。

       那块玉他们都见过,上好的羊脂玉,质地细腻,即便被掩盖在黄土下,重新现世时也不曾被过多浸染。

      “总之,一切要等挖掘开始,如果能够找到圹志,大概能够得到解释。”喻文州最后这么总结道。

 

       是夜,众人聚在村子中央的水井边,插科打诨玩真心话大冒险。夜凉如水,月色正好,清辉洒下覆成白霜,村边树木婆娑作响,很有讨论感情问题的氛围。所有人挨个被逼问了一圈,结果八个人中唯一暗恋女神的杜明被果断集火了。

       在吕泊远心酸状感叹“明仔出息了”,宋晓郑轩咬牙切齿于“钱教授手下至今没有一个妹子”,喻文州慢条斯理的安慰“重要的是暗恋这个过程”,江波涛乐呵呵的表示“对小明好一点”,杜明什么都不想说的时候,刚刚真什么都没有说只摇了摇头的周泽楷,感到坐在身边的黄少天用胳膊碰了碰自己。

       他转头看向黄少天,对方看他给了反应,不由得笑起来:“你真是不爱讲话啊周泽楷,话说你是哪里人啊?”

       话题过于跳跃,周泽楷下意识的立刻回答:“丹穴市。”

       黄少天若有所思:“丹穴市是个好地方……叔叔阿姨身体好吗?”

      “好。”周泽楷莫名其妙地又答到。

      “那就好……替我向叔叔阿姨打招呼啊,哎你等一下,我回个短信。”黄少天说话的时候,装在他兜里的手机震动起来,他向周泽楷做出示意,就拿出手机按了起来。

       周泽楷看着他低垂下眼睛,突然沉静下来的样子,恍惚间好像看到另一个雪覆眉发,独立于大山脚下的黄少天。

       是幻觉吧,周泽楷揉揉眼睛,在他面前的仍然是对着手机,面目被手机的微光照亮的黄少天。

 

       黄少天做贼一样飞快的按着触屏面,回给对方一串长长的“哎呦你们这么先进真是吃不消啊时代在进步你们也要改革用电脑手机了吗小心数据太多系统瘫掉啊不过你这个号码改得好比之前那个好听多了”之后,想了想,加上一句:“我已经见到他了,谢谢啊李轩。”

       然后他点击发送键,看着这条短信往接收号码是000000000的地方发了出去。

                                                                                                                         TBC

=========================================================

flappy bird终于超过200分了抹泪【

评论(4)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