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乐给予人身体的欢愉,痛苦却能使灵魂受益

Eternity-忆

© Eternity-忆 | Powered by LOFTER

【周黄】年(一章完结的新年贺)

  【周黄】年


    太古时候有猛兽名为“年”,长于深山茂林中,狮身独角,目若铜铃,身长十数尺有余。每逢岁末,则行至村落咬伤人畜,村民以红纸炮竹驱之。

 

    年关将至,整个四方城到处张灯结彩,喜庆的炮竹声在这一天里响个不断,街上触目所及皆是喜气洋洋的人群。街道两边的饭馆茶楼早早挂起了大红灯笼,窗户上也贴着各式各样的窗花,食物的香气从早上起就不停飘散,惹得人食指大动。

    在这样的日子里,黄少天本该好好呆在在蓝雨总部的厅堂里,或者帮着忙来忙去的喻师兄打个下手,或者与诸位师弟插科打诨等着端上来的年夜饭,或者教导自己的小徒弟剑法术法占位抢菜之法。只可惜现在的他,只能在这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四处张望打量,为自己的失误赔上大把时间。

    “我明明一刻钟前才去看过的怎么会眨眼没了呢?不应该啊!”黄少天一边嘟嘟囔囔,一边狠狠地咬了口肉包子。

 

    周泽楷在人流中准确地发现了黄少天。黄少天身着蓝色对襟马褂,长剑用布包好背在身后,袖子卷了几折搭在系了红绳的手腕上,左手抱着一个纸袋子,右手抓着一个热气腾腾的包子啃得高兴,一双眼睛还不忘机警地注意四周,看起来在人群中十分特立独行。

    周泽楷几步走到黄少天身边,黄少天没有提防有人突然出现,一下撞了上去。他紧了紧抱着纸袋的手,抬起头打算看看是谁这样走路不长眼睛。

    然后他猝不及防地撞入周泽楷漆黑的眼眸里。

    “周泽楷!”黄少天一惊,不由得大喝一声,把周围路过的人吓了一跳,他又赶紧压低声音小声道:“你怎么来了不是说好初三我去轮回找你的吗?你是要来找我过年?也不是不行啦对我们蓝雨来说也就是多一双筷子的事情——”他边说边看周泽楷,在对方微微笑着的表情里声音越来越小,最后有点不好意思的从纸袋子里掏出一个包子塞进周泽楷嘴里,并且表示道:“本少请你吃包子好了!”

    周泽楷表情不变两口吃掉包子,迅速掏出手帕擦掉油渍,干净利落的接过一纸袋包子后,用空着的那只手拉住黄少天空出的手,十指相扣。黄少天小声嘀咕着“既然你来了就不要想跑,乖乖陪本少去找年仔吧”,同时也握紧了他的手。

    他们并肩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显得默契又般配。

 

    “我家的年仔你是见过的,今天下午突然就从后山的山洞里跑出来了,明明我申时才去看望过它,还顺便带给它两根羊腿两根牛腿五只鸡啊!它为什么要离家出走呢?我对它不好吗?可是往年这个时候都很期盼我去的啊,晚上换角还一定要我看着呢!”黄少天滔滔不绝地对周泽楷说着他养的年兽的种种,一副被儿子无情抛弃的爹爹的样子。

    周泽楷只好默默听着,他对黄少天养了一只传说中的凶兽这件事无法有所表示,在黄少天看来他家年仔大约跟小猫小狗似的好玩无比,但是周泽楷实在无法昧着良心去赞那獠牙锋利,威风凛凛,一掌能拍死一只兔子的大家伙长得可爱。

    真的跟可爱沾不上一点关系啊。

    周泽楷在心底这么想。

    他们走过舞狮的队伍,看着男女老少人头攒动热热闹闹,觉得要不是身负寻找年仔这个任务,真想去央了领头人也舞上一舞,凑个热闹。实际上年仔作为年兽,是十分惧怕这锣鼓喧天,炮竹声不断的场面的,所以他们只好留心路边无人光顾的小巷之类的地方。

    “我寻思了半天,周泽楷你觉得年仔为什么会这样呢?别是有不知礼的小子在它洞前玩炮竹,才把它吓跑了的吧?不对啊我蓝雨后山是这么随便进的吗?”黄少天还在执着不懈推理原因。

我上回还看到有山下住的阿婆们在你家后山浆洗衣物顺便拔野菜呢。

周泽楷想了想,决定还是不要把这件事告诉黄少天好了。

他这么想着,只觉得眼角的余光瞄到一截靛蓝色的尾巴一闪而过,当即迅速转过头去,果然在一条深深的小巷末端看到巨大的红色身影奔跑过的样子。

周泽楷当机立断拉住黄少天往巷子里跑。黄少天被他猛然一拽,差点被包子噎住,他努力咽下包子,刚要开口抱怨,就听到周泽楷的声音从风里飘过来:“年仔。”

“它出现了?诶哟赶紧追!追上了就还来得及吃上年夜饭,追不上今晚就只有包子了!”黄少天赶紧精神抖擞,毕竟关乎到年夜饭问题,可谓事关重大。

他们循着小巷找过去,跃过到头的一堵墙后,发现后面又是一条长长的走道,但是却看不见阿年了,他们由漫无目标地跑了几个地方,四方城中央叫他们跑了一个遍,却一无所获,不由得深感心累。

黄少天看看天色,发现酉时将过,伤感了起来:蓝雨众人此时肯定是已经开饭了,自己绝对赶不上的了,想想都要忧郁啊。他拿出一张纸符,折成纸鹤的样子,往天上一扬,小小的纸鹤便浮空飞了起来,摇摇晃晃地往蓝雨在的方向报信去了。

做完这些事以后,黄少天转头对周泽楷说道:“反正天都黑了不如咱们到上面去看看吧!”周泽楷点点头,他便抽出背后长剑,捏了个剑诀,看着剑身变宽变大,停载半空中,就想站上去,却不料周泽楷揽住他的腰,带着他一起往上跳。

“喂喂喂!”黄少天在落上剑身后,心惊胆战地抱怨:“你干嘛呢周泽楷!”又感到周泽楷从背后伸出手来围住自己的腰,紧紧圈在怀里,头也搭在自己的肩上,便有些脸红:“剑就这么大你别瞎闹,掉下去可不是好玩,虽然你身手不错可还是要小心吧!”

周泽楷看看他的侧脸,在软软的耳垂上咬了一口,只觉得怀里抱着的人抖了抖,就静音了,忍不住把头埋在他的颈脖间,笑了起来。

真是屡试不爽的一招啊。

 

在空中俯瞰果然快了很多,他们终于在山脚下的一处长亭里找到了躲起来的年仔,的确这个时候这里是安静了许多,久不见有人来。黄少天直接从半空跳下来稳稳落地,直奔他家年仔,一把抱住它的脖子:“你跑到哪里去了!是不是有人吓到你了?你跟我说,我去教训他!”

周泽楷也跟着跳下来,看着那只巨大的怪兽作小猫状努力用硕大的头颅往黄少天身上蹭的样子,更觉得哑口无言。

真是父子情深。

周泽楷已经不知道这是今天第几次觉得无力了。

等一人一兽磨蹭完之后,他们带着年仔回后山,周泽楷看看年仔几乎变成灰色的皮毛,有些奇怪拉拉黄少天的袖子:“颜色……没了?”

黄少天看着前面慢慢往上走的年仔,告诉他:“每到年底都是这样的,旧年走,新年来嘛,对年仔来说就是又出生了一次啊,待到子时,它就要长出新毛来了。”

周泽楷点点头,又把黄少天有些冰凉的手整个握在手里,黄少天任他握着,只觉得心都被烘焙的暖洋洋的。

 

年仔蹲在自己住的山洞前,咬着黄少天的裤角不放他走,黄少天了然地摸摸他的已经颜色黯淡的独角,对周泽楷道:“我们在这里陪着年仔换角吧?角换了,新年也就来了。”周泽楷想了想,把扎在腰间的收敛袋拿出来,从里面取出一袋包子。

黄少天目瞪口呆地接过包子,摸摸还是温热的,不由得大惊:“你拿收敛袋装包子?你这样暴殄天物轮回的人知道嘛?!”

周泽楷便眉眼弯弯地笑起来:“帮你装的。”

不笑的时候好看笑起来更好看简直糟糕!黄少天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脸也红了,于是他果断拿出一个包子塞进自己嘴里,平复跳的有点快的心跳。

子时将近的时候,年仔已经彻底没有了精神,它喘着气趴着一动不动,连尾巴都不再摇来摇去,角的颜色彻底变白,毛也开始脱落起来,呜呜的声音听起来非常可怜,黄少天摸着他的鬃毛,看起来很为他揪心。

周泽楷拍拍他的肩膀,陪着他蹲下来,紧盯年仔。

“其实年年都有这么一出,我应该想开点的,但是每年这个时候还是会有点难过啊。新旧更迭,一岁走过又是一岁,我又能这样看着多久呢?”黄少天小声道。

周泽楷想都没想地对他说道:“每一年,我都陪你。”

黄少天看着他坚定不移的样子,不由得笑了起来。

确实如此,岁岁年年有你相伴,看春柳夏花秋叶冬雪,真是三生有幸的事情。

 

远处寺庙里新年的钟声响了起来,年仔的旧角晃动了两下,就毫无预兆的掉落下来,雪白的新角如嫩笋般小巧可爱地立在额头上,身上的毛发仿佛有流光滑过,变成泛着红色的细白软毛,鬃毛和粗尾巴成了浅浅的蓝。

它站了起来,发出了一声吼叫,响遍山谷。

 

在四处传过来的炮竹声里,衬着烟花炸开的背景,周泽楷和黄少天交换了新一年的第一个亲吻。

三鲜味包子的啊。黄少天这么想到。

周泽楷看着黄少天抖动的睫毛,在心里笑了。

 

新年,终于来了。

=========================================================

送上新年的小贺文,祝大家新年快乐~\(≧▽≦)/~

关于年仔的形象,实在是《天天爱消除》里的年兽太可爱了,我就忍不住来写这个故事了,大家感受一下年仔的样子><



评论(8)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