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乐给予人身体的欢愉,痛苦却能使灵魂受益

Eternity-忆

© Eternity-忆 | Powered by LOFTER

星火

第九章

大家新年快乐~\(≧▽≦)/~

=================================================================

       陨铁泄露出的能量呈龙卷风之势席卷而来,铺天盖地,势不可挡。参天大树被连根拔起,打着卷割裂成碎片,整座山都在剧烈的轰鸣着。受到冲击的众人全部趴伏在地,用最大的努力来抵抗这股力量,魔法屏障的光芒在这飞沙走石的昏暗中显得微弱且摇摇欲坠。
       原本还能好好站着的黄少天,在经受过这股力量的冲击后,大脑里突然就变的一片空白。他眼前发黑,整个身体变的滚烫,他觉得一股灼热快速的在自己的身体里燃烧了起来,热浪冲击五脏六腑,又顺着四肢脉络奔流不息。
       意识逐渐远去,仿佛回归了虚无,却又好像原本就存在在这虚无当中。
       周泽楷在风暴中也无法平静了。他直勾勾的盯着已经彻底碎裂成不均匀的两块的陨铁,断裂处裸露出来的地方,能够看到足以刺瞎眼睛的光芒自熔岩般的色彩中喷射出来,一缕缕消散在空中,连绵不绝。
       想要靠近。周泽楷心想。
       非常想要靠近,无名世界里,唯一的,光芒。
       黄少天挣扎着稳住身体,大滴大滴的汗珠从他额头上渗出,没有滑落就已经蒸发无形。他咬紧牙关,对他们中间唯一能够自由行动,此时却似乎受到了什么蛊惑一样跌跌撞撞向陨铁的碎块走过去的周泽楷大喝道:“周泽楷!!!你清醒一点!!!”
       他的声音仿佛利剑劈开周泽楷脑海中的混沌。周泽楷晃了晃身体,感到大脑慢慢清醒了起来。
       他转过身,触目所及是黄少天狼狈的身影。满面灰尘,石子划过的地方留下带血的伤口,唯有一双眼睛,依旧锐利而且明亮。
       周泽楷瞬间彻底清醒了。
       黄少天受伤了。
       这个认知让周泽楷一向波澜不惊的心里第一次发生了无比巨大的波动,怒意从他的心底冲撞上来。

       周泽楷的周身突然散发出强烈的气,红色与蓝色的气流在他周身交缠涌动,他一步步顶着风暴走向能量流动似乎减慢下来的陨铁,在一片混乱中,他的身影耀眼到盖住一切喧嚣。双枪在他手中逐渐改变形态,强大到压力从他身体里散发出来,甚至压制住撞击到他的风暴。 

       这是要抓狂的意思?黄少天强忍住剧烈的头疼,身体里的热流开始慢慢平息,他大喘几口气,踉踉跄跄追上周泽楷,穿过那环绕着周泽楷的红蓝气流抓住他的胳膊:“周泽楷你醒醒!你现在是要去把陨铁轰成渣?任务已经失败一半了不要乱激动啊!” 周泽楷停下脚步,刚刚晃过神般转头看着他,眼睛已经变成空茫的黑色。

       黄少天一把抱住比自己还高出小半个头的人,安抚的拍拍他的后背。周泽楷想了想,觉得自己终于冷静下来了,才抬起手回抱住他。 黄少天还在这里。 实在是太好了。 周泽楷这么想到。 

       待到他们放开彼此,陨铁掀起的风暴已经减缓了许多,力量流动逐渐趋于稳定。压迫感小了许多,众人已经能够慢慢站起来,眼前蒸腾的迷雾砂石也变的越来越少。然而就在这个节点上,变故又生。 

       大地在他们面前抖动起来,一条裂纹不可阻挡的从远处爬至他们面前,从较大的那块陨铁下方穿过,地面被分割成两半,宛如地震一样裂开十多米宽的口子,地面下传出机械运转的轰隆声。在他们做出行动之前,大块的陨铁从裂缝掉落,转眼消失无踪。

        第一时间跟着跳进裂缝的黄少天和周泽楷,发现他们还是迟了——对手在巨大的钻地机上,加持了瞬间移动的魔法阵。 

       他们爬出地面,看看仅剩一小半的陨铁,又看看灰头土脸似乎还没缓过劲的众人,最后彼此对视了一眼,发现对方的眼中,有着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凝重。 

       任务失败了。 

       王杰希和肖时钦同样面沉似水。

       沉没笼罩了这一片狼藉,满目疮痍的山林。 只有偶尔飞过又匆匆离去的飞鸟,发出的凄鸣。 

 

       宾馆的房间有着迷离的灯光,若有若无的音乐声时不时飘过来,衬着氤氲的水汽,更加暧昧不明。 

       身着白色衬衫的喻文州对正在拿下领带的江波涛笑道:“这里的防御机制做的非常不错,只是我没有想过酒吧的最深隔间居然是这个样子。” 

       这里是他们上一次来过的社交虚拟空间,花费更高的价格,即能够进入更隐秘的空间,层层进入,到了最高级的“板块”,就是这样一间小小的宾馆房间。 

     “因为喻队长今天要说的话,我想是非常非常私密的啊。”江波涛解开两颗扣子,靠近喻文州:“那么,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呢?”

        喻文州看着他的靠近笑吟吟地回答:“情况就是,我们至高无上的十人议会大人们,是依靠着吸取外来'力量'才能够维持力量的'吸血鬼'们呀。” 

       江波涛猛地停下动作,一向不动声色的他显然也被这个消息冲击到了。喻文州看到他的表现,脸上笑意更深,他凑近江波涛的耳朵,浅浅的呼吸打在江波涛的皮肤上,仿佛喻文州真人就在他耳边说话一般:“说到能量,近三十年里,还有比周队长和少天……更纯粹而强大的么?” 

       江波涛看着他慢慢坐回去,眼睛里冷的仿佛化不开的冰。 

       喻文州拿下头盔的时候,卢瀚文正拼命的敲他的房门。他开放权限,让卢瀚文进入,卢瀚文就一阵风般冲了进来。

     “队长队长!”卢瀚文清亮且稚嫩的声音前所未有的焦急:“X市传来消息,黄少他们的任务失败了!” 

       喻文州听了他的话,手一紧握住头盔,然后他松开手,紧紧的抿住了嘴唇。

TBC

===========================================================

架终于打完了QAQ

 

评论(1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