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乐给予人身体的欢愉,痛苦却能使灵魂受益

Eternity-忆

© Eternity-忆 | Powered by LOFTER

总有人想要拆朕的CP

【周黄】总有人想要拆朕的CP

还好赶上啦,周黄日快乐呀大家!
*☼*―――――*☼*―――――*☼*―――――*☼*―――――
荣耀大陆的东部,坐落着妖精族居住的轮回帝国。
轮回的王,那位力量强大到深不可测的陛下,他的精神能够包裹住整个国度,他的一息一念,甚至左右着轮回天空的色彩。只要他想,每一个臣民所发出的声音都能被聆听。
他是轮回的神。

“可是陛下最近心情不好呀。”一个戴着花环的小花精扑扇着翅膀说道。
“嗯嗯,你看天色暗的,会不会要下雨了?”蹲在树上的小树精看看天上黑压压的乌云。
“陛下真是太可怜啦,我听说他害了相思病!”小麻雀精从左边飞到右边,分享着自己的八卦:“有人看见宰相阁下脸色沉重地从陛下的宫殿里走出,他们吵架了吧?”
“明明是将军大人!陛下与他切磋之后,将军大人鼻青脸肿地冲回家啦,他们一定是闹别扭了!”小花精立刻反驳道。
于是叽叽喳喳叽叽,轮回的女妖精们每天对周泽楷陛下恋情的揣测,又开始了。

轮回议政大殿,高高的王座之上,周泽楷忧郁地用手撑着脸。
“陛下……”江波涛宰相上前一步,好言好语地劝道,“有什么问题就要说出来呀,不要憋坏了,大家一起解决不好么?”
……没有问题,我既没有跟你闹别扭也没求爱不成心怀怨恨。
“周泽楷你到底在矫情个什么!是男人就打起精神来竞技场走起!”孙翔将军不耐烦地拔出战矛猛地插在地上。
……明明不久前才打过,你还被我揍了呢,但是我也没有压着你在地上翻滚。
“……陛下,请不要太任性啦。”帝师方明华阁下无奈地对周泽楷摇头,好像对方还是个学生的时候那样教导他。
……我没有任性,也没有对您有不轨的企图,更不会对师母产生嫉妒。
大家纷纷劝说无效,于是轮回的天气更加糟糕了。

但是妖精们对王的关切并不会因此停止,乌云压的越低,他们八卦的兴致越高,想法也越来越五花八门。
“听说大陆中部的叶修大人重建了一个国家,陛下一定是在担忧他啦……”
乌云加厚了一层。
“不不不,听说荣耀大陆第一美人苏沐橙公主也去了那个国家,陛下与公主那么般配,现在被丢下了,不是太可怜了么?”
乌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压了下来。
“难道不是因为与陛下一起长大的吴羽策阁下被虚空接纳了,陛下痛失所爱,因此……”
乌云里,细细的闪电噼里啪啦地作响。
“可是明明是从肖时钦大人来访离开之后,陛下才会这么难过的嘛!”
轰隆的雷响炸裂在空中。
终于有人灵犀一动,看着这风雨欲来的架势,打了个岔:“下雨了,蓝雨的各位会不会来访呀?虽然吵闹,但是好久没见了有点寂寞!”
刚才还电闪雷鸣的天空突然间就平静下来了。
受到这个鼓励,大家越挫越勇:“原来陛下在等喻文州陛下么!”
轰隆轰隆,平静了片刻的天空又开始不消停了。
于是有人反抗道:“为什么不是黄少天阁下呢!”
天空刹那间停止了一切变化,仿佛在屏息聆听什么。
“你是不是傻啦?陛下和黄少天阁下的差别就像南北极那么远,肯定是最不可能的嘛!”
噼里啪啦,倾盆大雨终于砸了下来,阻止了他们无聊的猜想。

周泽楷不开心。他扶着窗台发呆,雨声又密又急,就像某个人开心起来的时候滔滔不绝在说话似的,又聒噪又可爱。
他越是这么想,雨声就越大,接着在雨幕之中,奇迹出现了。
“周泽楷你怎么啦?我刚进城就听到轮回的人说你心情不好,看起来还真的特别不好?来来来有什么苦恼跟我说说让我来开导开导……”
一个雨水构成的透明虚影逐渐变成实体,凝聚成为真实的人形,接着走到窗口前,扬眉看向周泽楷,棕色的头发即使被雨水打湿,也显得闪闪发亮。
周泽楷惊喜地瞪大眼睛,迎着对方的笑容做出一个委屈的表情:“他们拆……”
话音未落,他猛地跳出窗户,黄少天同样反应迅速地拔出冰雨,与他一起高度戒备地看向庭院的中央的喷泉。
整个地面剧烈地震动起来,喷泉的水柱越升越高,就像有什么东西蠢蠢欲动地将要破土而出。
周泽楷心念一转间,包裹在轮回整个国境的雨幕飞快地往中央收缩,仿佛一个结界,笼罩住小小的庭院。
“厉害。”黄少天看了眼周泽楷,如此评价道。
周泽楷不好意思地微微红了脸。
“这是什么东西?”黄少天又问。
周泽楷更不好意思了,吞吞吐吐地解释:“……噬心魇,一直被封印的……因为不开心,就……”
“你这次郁闷的真够厉害啊!”黄少天赞叹道。
伴着他的声音,喷泉终于碎裂,水花四处炸开,大地的桎梏被冲破,一个颜色漆黑身形庞大的怪物拖着黏糊的液体从地下钻了出来。
它甚至还没有站直,流水般的子弹就劈头盖脸地射过来,然而子弹嵌在它的胶状身体里,却没有任何影响。它慢慢直起身,发出惊天的咆哮声,凸起的肢体恨恨地撞在雨幕上,却无论如何都突破不了。
黄少天在它出现的那一刻就神不知鬼不觉地融进雨里,此刻显现出半个凌空的身体,手持冰雨挥手就是一剑——就像砍进了棉花糖,软绵绵却没有什么作用。
“这怎么搞!”他提气大声对周泽楷喊到,同时变换了好几个地方,然而每一次试图砍进去都失败了。
“脖子后面,火烧!”周泽楷难得大声地回答道,已经立志要拍死这两只小虫子的噬心魇猛地拍向他,被他躲开,那砸向下去的肢干将地面都拍的陷落了一层。
黄少天与周泽楷行动默契,不再隐匿身形,横冲直撞地刺向怪物,嘴里还一刻不停:“哎哎哎就是你就是你!怎么不敢来打我呀!今天教你个乖,见到本少还不速速跪下!”
噬心魇觉得这个虫子实在是太烦,烦的自己只想快点摁住他,它愤怒地吼叫着,逐渐被黄少天吸引住了全部注意力,跟随黄少天的身影落下一掌又一掌。
泥土与雨水的飞溅中,黄少天身形敏捷地躲过一次又一次,终于瞄见周泽楷已经无声无息地攀爬到了怪物的头顶上,这才脚步放慢,猛地一个转身,举起发出冰蓝光芒的剑狠狠往怪物脚下一划。
已经在地面堆积多时的雨水瞬间整个结冰,升起支棱的冰晶,魇怪的双脚被完全冻结在地上。
它楞了楞,不以为意地先拽出一只脚,准备再拽出另一只时候已经迟了。
周泽楷站在它的头顶上,手中的左轮手枪如同喷出火舌般,射出接连不断的挟着火焰的子弹,一发发准确无误地钻进它头顶的图腾里。
魇怪发出悲戚的怪叫,身躯拼命四处撞击,然而不可避免地逐渐瘫软下去,化为浓稠的液体,流回地面的大洞里。
周泽楷稳稳跳到地上,心念转动间,碎裂的喷泉如同时间被倒放般恢复原状飞到重新填好的封土之上稳稳镇住,笼罩在小小庭院的雨幕瞬间消失,宏大的五彩光波以此为中心扩散出去,重新包拢住整个轮回。
黄少天脚下的冰化为虚无,他一个没站稳,跌进了周泽楷怀里,被对方紧紧搂住。
“怎么啦?”一向无畏的剑圣大人有点脸红,不好意思地问道,“刚才说话被打断了,你还没回答你怎么不高兴了呢?”
周泽楷把脑袋埋在他的肩窝里,闷闷地说:“拆我CP⋯⋯”
黄少天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抱住他的脖子拉开一点距离,笑嘻嘻地看向周泽楷:“那有什么关系?我不拆你CP就好了呀。”
“砰”地一声,庭院中种植的桃树全部开花,粉红色的云一刹那蔓延到整个轮回。妖精们在漫天飞舞的粉色花瓣里得知了一个彼此心照不宣的秘密。

他们的周泽楷陛下,恋爱啦。
END
*☼*―――――*☼*―――――*☼*―――――*☼*―――――
好久没看他们打怪了,就放个一点都不难打的怪助攻一下诶嘿~

评论(23)
热度(2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