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乐给予人身体的欢愉,痛苦却能使灵魂受益

Eternity-忆

© Eternity-忆 | Powered by LOFTER

此去经年

【周黄】此去经年

一发完结。

==============================================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

 

01.

自从在苏黎世大获全胜之后,国家队的队员们就跟“庆功”这个活动结下了不解之缘。在苏黎世要泡温泉庆功,逛大街庆功,回到了北京要开发布会庆功,出席晚宴庆功,之后避开主席和各路领导,还要撸串儿庆功,涮火锅庆功。

平时滴酒不沾的众人在涮火锅的时候各自喝了一小杯度数可以忽略不计的果酒,有人居然就醉了,口齿不清地提议再去唱个歌来庆庆功。

都是年轻人,刚刚打赢了一场漂亮的仗,澎湃的情绪在胸口萦绕不去,总得全部发泄出来才好,故而连张新杰都没有反对,只是看了一眼提出这个建议的张佳乐,并没有指出他眼皮已经开始打架的事实。

于是众人催促地头蛇王杰希带路,浩浩荡荡地往最近的KTV走过去。

进入大包厢之后,跟张佳乐醉的不相上下的黄少天瞬间清醒过来,一个健步上前,毫不犹豫地霸占了点歌机前面的位置,大爆手速飞快地点了一排歌,紧接着就被方锐和李轩一人架住一边胳膊,拖离了点歌机。

黄少天,一个专注粤语歌三十年的麦霸,每到聚众唱K的场合,都是众人的心头大患。

最后黄少天挣扎反抗未果,凄凄惨惨戚戚地被打乱了点的歌的顺序,连麦都轮不到他手上,只能被迫当个听众。

他靠在绵软的沙发上,听着巨大音乐声充斥整个房间,看着身旁同伴们鬼哭狼嚎,竟发觉自己的心中异常平静。得冠时巨大的喜悦仿佛一个个泡泡,撑得他异常满足,这会儿慢悠悠地消散而去,反倒留下了一点空虚的意味留在他的身体里。

随之而来的还有疲乏,他看起来是醉了,只有他自己知道,这是疲惫感正后知后觉地冒了头,正如海浪般一波波涌出来,催眠似得逼迫他闭上眼睛。

幸亏是夏休期,明天飞回G市,还有空在家里睡上几天几夜。

他这么想着,在喧闹声中逐渐地模糊了意识。

有人为他轻轻盖上一件衣服,他没有睁开眼睛,但仍能从浅眠中稍微分出些思考能力,判断出此人应该是喻文州,于是习以为常地把脸往衣服里缩了缩,便又要睡过去。

一股陌生又熟悉的古龙香水味窜进鼻子里,熏得他茫然了片刻。

队长什么时候开始喷香水了?

黄少天无暇思考太多,立时陷入了浅浅的梦境里。

 

梦里的场景与他现在所处的环境几乎是完全一致,同样的包厢,同样的群魔乱舞,他陷在沙发里面一言不发,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他身边的苏沐橙拉拉他的衣服说道:“小周要唱歌了,认真听啊。”

梦境里的黄少天一听,立刻坐直身体,转头往点歌机所在的角落看过去。

只看到周泽楷手持话筒,专心看向大屏幕的一个侧脸。前方的大屏幕是亮着的,MV的画面模糊不清,一行行歌词从上面流淌而过,他完全读不懂其中所藏的玄机。周泽楷一直盯着大屏幕,嘴唇一张一合,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看得他一阵焦灼。

你在唱着什么?

你想说些什么?

为什么我听不到?

梦里的黄少天在心底大声质问,话却一直堵在嗓子眼里,怎么也说不出来。

似乎是听到了他心里的声音,周泽楷慢慢转过脸,平静地看向他。在触碰到那双深不见底的黑色眼睛的一刹那,黄少天猛地从梦境中惊醒。

他按住心跳飞快的胸口,微微偏过头去,发现周泽楷正坐在与他梦里所见的位置一样的地方,以同样的姿势手执话筒看向自己。

偌大的包厢,在微醺的醉意以及胜利后的狂欢的双重作用之下,人人都显得十分快乐而放纵,唯独他们两个所在的这一隅,被不知名的氛围所笼罩,十分格格不入。

周泽楷只看了他几秒,就转过头去,接上刚才断了的歌词。

[请用心听,不要说话]

黄少天攥住盖在身上的衣服,突然觉得盖在身上的这件已经沾染了自己温度的衣服,重逾千斤。

他已经清醒,当然也记起来了这究竟是谁的衣服。衣服的主人唱完这一首歌,又把目光转向屏幕,接着切到了下一首。

黄少天又缩了缩身体,疲倦感重新笼罩,再次陷入沉睡之前,他有些奇怪地想到:“周泽楷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么会唱粤语歌了?”

 

第二天一早,黄少天就莫名其妙地醒了,他坐起身揉揉头,身上薄薄的外套便滑落下去。慢慢地把外套叠好摆在一边,黄少天轻轻拿开睡得四仰八叉的张佳乐搭在自己肚子上的胳膊,跨过大字型躺在地摊上的几个同伴,蹑手蹑脚地推开门走出去。

时间大约是凌晨五点,透过小窗子可以看见将亮未亮的天空。黄少天借着洗手间的水漱了漱口洗了把脸,就活动着肩膀向前台走过去。

前台值班的小哥趴在台子上打瞌睡,其他工作人员不见踪影,只有一个人端坐在休息区的小圆桌前,认真地盯着一桶泡面发呆。

黄少天顿了顿脚步,片刻之后若无其事地走过去,在圆桌的另一边坐下。

“早啊周泽楷。”他装作一副睡眼惺忪的样子打招呼道:“居然在这里吃独食,不厚道呀……咦?这里居然有这个牌子的?好久没尝过了不如分给……”

他话音未落,对面从他出现起就把目光移到他脸上的周泽楷猛地从座位上站起来,伸手拉过那碗面,极其护食地不让黄少天去碰。

“……”黄少天懵了,还有点心塞,不明白为了一碗泡面周泽楷干嘛搞得这么如临大敌,难道面里面有金子?

周泽楷看看黄少天懵逼的表情,一言不发地走到食品区拿了碗一模一样的泡面,喊醒前台小哥付了钱顺便借了热水,才走回来。

黄少天这才明白他要请自己吃泡面,赶紧自己斥责了一下自己脑洞太大污蔑人家的行为,又换出一副笑脸对周泽楷道谢:“谢……”

他话音未落,周泽楷已经撕开包装,利落的把盐包整个倒进去,又放了一半的酱包,接着扔掉蔬菜包,加好热水,把叉子往撕口一别,推到黄少天面前。

“……”黄少天目瞪口呆地接过来,一时间竟无言以对,而周泽楷再次去叫醒前台小哥,给黄少天端回来一杯热牛奶。

“谢谢你啊周泽楷。”黄少天最终什么多余的话也没说出口,只是就着完全不搭的牛奶,慢慢吃完了这一碗泡面。

昏暗的晨光中,他与周泽楷面对面坐着,却并不抬头看向对方,在面碗里升腾起的热气中模糊了各自的面孔。

弥漫在空气里的调料的辛香味,不仅勾起了黄少天的食物,还在他心底的另一种欲念上撕出条缝隙,裸露出他小心放置的蠢蠢欲动。

02.

G市的夏天几乎不给人活路,黄少天从下了飞机那一刻开始,就整个儿蔫了。苏黎世即使夏天也不超过三十的温度以及B市属于北方已经开始下雨的凉爽让他猛地一下很不能适应这个蒸笼。他逃进自己的小公寓里,打开空调就扑上床再也不想起身了。

手机被他闲置了许久,这时候终于想起来要开机。他无精打采地按开电源键,立刻被涌进来的一堆信息刷屏了。

在一声声的初始提示音中间,夹杂着两声不一样的特殊提示,他划着屏幕的手指顿了顿,准确地找到了那两条信息。

第一条是周泽楷发来的,言简意赅:到了上海。注意安全。

第二条联系人注明为“母上大人”,也十分简短:明天回家里来吃饭。

黄少天抽抽鼻子,把脸埋进枕头里,慢慢露出一个笑容。空调起了作用,凉意渐渐包裹上来,驱散了他心底的燥热与不安。

哪怕只向前迈出一小步,也好过裹足不前的停滞。

 

上一次回家吃饭是半年前的事情了。黄少天陪着父亲坐在电视机前,面对电视里的小品,竟有些手足无措的尴尬。

他的父亲端着茶细细评味,不动声色一言不发,他于是也只能跟着保持沉默。

不知过了多久,就在他心里那根弦越绷越紧的时候,父亲放下了手中的杯子。

黄少天眼皮一跳,正襟危坐。

也许是酝酿了很久,情绪已经足够平静,父亲开口的时候语气居然称得上温和:“还不打算回来是么?”

黄少天立刻摇摇头,笑起来:“我不是回来了。”

“你是铁了心不打算……”

“爸,”黄少天不等他说完立刻截住了他的话头,“您是知道的,我如果没有这样的决心,是不会告诉你和妈的。”

他梗着脖子说完这番话,就准备如同之前很多次那样,迎接父亲的怒火。自三年前他回到家出柜的那一夜起,这样的答案已经给了父母许多次,然而每一次的结果都是不欢而散。

这回他等了许久,却听到父亲声音低沉地问到:“……那你,现在有伴了么?”

黄少天一怔,随即努力按捺下心里泛出的巨大苦楚与喜悦,带了点鼻音地答道“就快追到了,他是个很好的人……下次可以带他回家吃饭么?”

父亲没有作答,只是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

端着一盘菜走出厨房的母亲恰好看到这一幕,她腾出一只手轻轻擦拭过眼角,随即出声喊到:“小混蛋,难得回家一次,还不来端菜!”

晚上黄少天没有回到自己的公寓,而是住进了离开家之前的房间里。他在整洁的床上打了个滚,摸出手机来飞快地打字,整个人流露出难以言喻的快乐来。

“今天回家吃饭了,我爸接受了我的事情,还要我带你回家,妈又做了秋葵我怀疑她跟队长是一伙的!总之太好了说真的这三年里我一直很害怕跟爸妈的关系僵持下去,现在整个人都放松了!你有没有为我感到开心啊?”

打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他才从这种兴奋里抽离出来,停止了动作。他盯着收件人栏里“周泽楷”三个字,最终没有点下发送,而是手一拐把这条信息存进了草稿箱。

接着他重新写了一条短信,发给了周泽楷,内容非常简单:“来PKPKPK吧!”

对方的回复很快被送达:“好。”

03.

夏修期之后,常规赛便接着开始。临近年底,蓝雨主场碰上轮回的时候,黄少天跟着喻文州去迎接轮回众人。黄少天一到机场,就远远看见围在一起的轮回队员。

周泽楷不在其中。

“好久不见啊江波涛,没让你们久等吧?”黄少天摘下墨镜,笑嘻嘻地打招呼道。

“刚刚才到,麻烦黄少了。”江波涛对他点头示意,又非常体贴地补充了一句:“队长家里有事,提早就来了。”

黄少天回想起昨晚约周泽楷下竞技场他掉了两次线,觉得有点堵得慌。提前来了却没有告诉自己,宾馆里网速太差也什么都不说,他原本以为经过努力自己已经跟周泽楷称得上是朋友了,这回却觉得受到了打击。

黄少天开车的时候比平时安静不少,轮回众人不堪这种沉重的气氛,纷纷八卦了起来。

“队长就这样抛弃了我们,实在太过分了。”吴启首先控诉道。

“队长为什么要抛弃我们,你们有谁知道原因么?”吕泊远疑惑道。

“当然因为妹子啦!”孙翔不耐烦地回答道,引来一片惊呼。

“什么情况!快说清楚!”杜明简直好奇得不行。

“我上次看到的,队长从俱乐部出来,有妹子在等他,然后那个妹子就说什么她买了提前到G市的飞机票要队长去接她的时候不要迟到了啊。”孙翔继续爆料,接着就被要求描述妹子漂不漂亮的呼声淹没了。

“黄少?”认路水平特别高的吴启有点疑惑的问道“我记得蓝雨是在刚才那个路口往里拐的?”

“条条大路通罗马嘛,”黄少天随口回答,“反正不会弄丢你们,紧张什么。”

他一打方向盘,随即换挡,从第二个路口拐了进去。

 

黄少天率领轮回众人走进蓝雨的时候,恰逢收发室给战队送快递。收发室的小伙子看到黄少天,就赶紧地跑过来,示意黄少天看摆在最上面的小盒子。

“黄少,你的铁杆粉丝又给你寄东西过来了哦,猜猜看这次是什么?”

黄少天一把捞过小盒子,掂了掂,肯定地回答道:“是桂圆核桃蛋糕。”

“黄少这么肯定?”江波涛好奇地问道。

“这个粉丝跟我心灵相通,”黄少天抚摸着小盒子说道,“大部分我想要的东西,不知道为什么她都能知道然后寄给我,羡慕不?”

江波涛摇摇头:“这可是羡慕不来的呀,黄少。”

 

周泽楷出现的时候已经是晚餐之后,他很不好意思地跟喻文州道歉,表示自己有私事不能跟队友们一起来。喻文州当然告诉他没关系,而黄少天却始终觉得心里仿佛梗了一根刺,又疼又痒,卡的他异常难受。

常规赛蓝雨凭借主场优势拿下胜利,蓝雨依照惯例请轮回众人吃了一顿大餐。这次周泽楷倒是带着那妹子来了。

妹子很漂亮,身材高挑,大眼睛长睫毛,比苏沐橙都不逊色。

都没有女队员的蓝雨轮回全部沸腾了,各个红了脸强烈要求周泽楷做介绍。

黄少天不动声色地跟众人一起起哄:“带了妹子却不告诉我们周泽楷你太不厚道了!人性呢!”

“没有的事。”不想周泽楷越过众人,单单握住黄少天的手腕,认真地解释道。

黄少天一愣,嘴巴不受大脑控制地自己动起来,仿佛这样才能排解掉心里翻滚不去的嫉妒与绝望:“哼哼,还想狡辩?大家一起揍你哦周泽楷!”

周泽楷百口莫辩,求助地看向江波涛,江都队义正辞严地拒绝了队长:“私自脱单这事儿是要被烧的,队长。”

看够热闹的妹子终于不再围观,笑眯眯地解围道:“我叫周婷婷,是哥哥的堂妹,这次是我想来G市玩,才提前来的,不好意思啦。”

“原来是妹妹!难怪长得这么好看,队长家基因可怕!”于是一伙人又围到妹子身边嘘寒问暖,一秒钟放弃了审问周泽楷这件事。

周泽楷笑了笑,转身看向黄少天,黄少天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歪头对着他一笑:“不去唱歌么?这一次随你唱,他们恐怕没心情跟你抢啦。”

周泽楷乖乖地点头,坐到点歌机前,不出所料的点了一排粤语歌。

黄少天在一旁看着,忍不住问道:“你一个S市人,这么会唱粤语歌是为什么啊?”

周泽楷停下手中动作,半晌慢慢回道:“……不知不觉就学会了。”

黄少天还想问他为什么要学,周泽楷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对方不好意思地对他笑笑,就拿着手机走出包厢。黄少天的问题被咽了回去,只好百无聊赖地在点歌机上乱按,直到周泽楷又重新进来。

“婷婷,让你给叔叔回电话。”周泽楷艰难地想把妹妹喊过来,紧接着就得到一个“你帮我回啦”的要求。

黄少天瞥见周泽楷无奈地划开手机,屏幕上恰好是通话记录界面。来电列表中,两个小时前自己打过去给接周婷婷过来的周泽楷指路的通话记录,并不在其中。

黄少天胸口闷了起来。

04.

新年的时候,黄少天在私聊QQ时,向周泽楷透露了自己假期过得很是无聊的意思,于是毫不意外地被邀请了。

他现在跟周泽楷关系好到令其他职业选手都感到惊讶,认为无口和话唠一定是发生了什么突变,又有可能是在语言上太互补了才能成为朋友。黄少天暗想就算是以朋友的身份,自己也算是登堂入室了,因此心里的雀跃之情一点都不少。

他背着旅行包被周泽楷接进家的时候,发现周婷婷也在这里,见到他很是热情地端茶倒水拿零食。

“黄少也是单身狗所以才来找哥哥玩的么?”周婷婷问道。

“那是本少不想找对象,要知道想追本少的人从G市排到S市毫无压力!”黄少天这么说着的时候,偷偷看了一眼周泽楷,又补充道:“你哥不也是单身狗么!”

“黄少你也劝劝他啦,不管男朋友女朋友,拐到手的才是好朋友!”周婷婷笑嘻嘻地对黄少天眨眨眼,就被周泽楷轻轻拍在了脑袋上

黄少天失笑,带了点探究的心思,故作惊讶地问道:“男朋友也可以呀?虽然本圈妹子少,但是凭你哥的条件还是没有压力的,不要自暴自弃啊。”

妹子摆摆手,看了周泽楷一眼,惊讶地反问回去:“哥哥喜欢男生啊,很久以前就跟叔叔婶婶出柜了,黄少你不知道?”

黄少天心里一紧,只觉得耳边一阵轰鸣,整个人都魂不附体了。

他艰难地转头看向周泽楷,几乎是费劲力气从嗓子眼挤出几个字:“还有这事?”

周泽楷平静且坦然地回看过来,轻飘飘地解释了一句:“没问过。”

他既不遮掩,也不犹豫,不在乎被任何人知道这事儿,理所当然地表达出自己的意思:我一直如此,只是没有人问过而已。

余下的时间里,黄少天晕晕乎乎地根本不记得自己跟妹子和周泽楷说了什么,仿佛嘴巴自己动起来,心思却全然不在这里。直到天色渐晚,周泽楷要送妹子离开,他都没太回过神。

周泽楷让他留下来,他也心不在焉地答应了,不知过了多久,才在窗外响起的春雷声中找回了魂。

整间屋子除了他浅浅的呼吸声之外再无其他,他伸手捂住胸口。

他就像在沙漠里跋涉的旅人,口干舌燥之际,有人指着前方的绿洲告诉他:那并非是蜃楼,而是可以伸手触即的。

只看他用什么方法去到达这一片绿洲。

他对周泽楷不怀好意已有三年,徐徐图之到现在,发现面前的天堑之上居然搭了一座桥,简直是欣喜若狂。

黄少天这么想着,猛地从沙发上站起来,动作太大,撞到了茶几,一个先前摆在上面的盒子倒了下来,露出盒子下方压着的一张卡片。

黄少天只看一眼,就急促地呼吸起来。

盒子没有封口,一把限量版的瑞士军刀从盒子里掉了出来,正是他过年时候在职业选手群里提到过想要去买的款式。

而那位不知名的粉丝寄给他的每一份礼物里,都附着这样一张卡片。从不知道多久起的过去到现在,从无例外。

黄少天一向稳定的手开始微微颤抖,他拿出手机,拨下早就烂熟于心的号码。

简单的系统自带铃声在离他不远处响了起来。他寻着声音摸索了一阵,从沙发缝里拿出了一个样式有些老久的手机。

来电人显示着“黄少天”几个字,背景图是一张像素模糊的他的照片,大概是在全明星他上台参与游戏的时候被拍下来的。

铃声平静下去,黄少天的心里却犹如盛满沸腾的岩浆般鼓噪的厉害。

他轻轻划开手机,对着锁屏密码不假思索地输入四个数字,露出赌徒豪赌时才有的神情。

此时一掷千金,赌的是周泽楷的心。

手机被解锁,展现出它同样像素模糊的背景桌面。

黄少天舒展了皱起的眉,一时间竟觉得春雷都不是那么刺耳了。

他的心里此刻豁然开朗,正是春水初生,春林初盛,春风十里,然而都不如此时此刻的那一个人。

他打开通话记录,对着里面长长的一排唯一的名字,自前些时候偷窥到周泽楷那只崭新的手机里通话记录的时刻起郁结在心里的闷气,被长长的呼了出来。

黄少天放下手机,毫不犹豫地冲出周泽楷家大门。

 

春雨终于落了下来,黄少天漫无目的的跑下楼,连帽兜都忘了拉起来挡在头上,任雨水一点点浸湿自己的头发。

他现在只想见到周泽楷,其他的一切通通都不作想。

接着,仿佛一个奇迹的诞生,越来越大的雨幕里,撑着伞缓缓走过来的周泽楷出现在他眼前。

黄少天迫不及待地冲过去,心花怒放地好像晕了头,一下冲进对方怀里,狠狠地抱住。

周泽楷被他撞得一个踉跄,手里的伞掉了出去。他没有去捡,只是尽力用手护在黄少天头上,低声问道:“怎么了?”

黄少天觉得,世上再没有比这更好的雨声,更好的人了。

他看看被自己染湿了的对方的衣服,笑起来。

“咱俩是共犯了周泽楷,要淋雨一起淋,要谈恋爱一起谈,你说好不好?”

他不必去看周泽楷的脸,只要靠近对方的胸口,便能听到那与自己如出一辙的激烈心跳声。

“好。”周泽楷如此答道,伸手抱住他的背。

黄少天紧了紧手臂,埋在周泽楷怀里的脸上,扬起一个踌躇满志的笑容。

这个机会,他抓住了。

一小段play

05.  

在进入队伍之前,还是个训练营成员的时候,轮回就对周泽楷非常重视,搜集到的一切比赛视频与战术讲解分析,都会最快地送到他面前。

周泽楷坐在最后一排,看着大屏幕亮起来,一道剑光毫无预兆地闪过,速度极快地仿佛成为一条冰蓝色的线,从对手的胸口抽出,伴着殷红的血液。

“噗通。”他听到自己的心跳不受控制地猛地一挣。

接着画面切到赛后拜访,尚且稚嫩的剑客操作者对着镜头露出了一个快乐并且得意的笑容,似乎把全世界都握在手里。

刚刚十七岁的周泽楷捂住胸口,平静又危险地看向那一段影像。

他是周泽楷,是无所不能的枪王,他从不等待,只会去做任何他决定要做的事情。

自七年前看到黄少天的第一眼起,他就从来没有停止过行动,一切障碍都被扫平,家庭、战队,甚至包括黄少天本人都不能是他得到挚爱的阻拦。

七年,两千三百五十二天,仔细关注着他的每一点信息,时刻注视着他的任何喜好,不动声色竭尽所能地满足他的任何要求,一点点融入他的生活,将自己无声无息地渗入他的心里,连粤语都为他学会。在漫长到连门前道路都重修的时间里,仍不愿意减少他哪怕一丁点的眷恋,他对黄少天的爱意一点点堆积,早已经深不见底。

他视对方为自己一生所求,至死不休。

 

 

全明星后定点活动的KTV包厢里,黄少天面对周泽楷恳切的双眼一点办法都没有。

“想听。”周泽楷握着他的手,充满期待地要求到。

“好吧好吧,”黄少天抵抗不住地转身走向点歌台,“你要听我唱我就唱呗,不许嫌弃我告诉你啊。”

“不嫌弃。”周泽楷赶紧点头承诺。

黄少天拿着话筒,在众人“前方虐狗高能请注意!”的呼叫声中,唱起了周泽楷点播的高难度粤语歌。

周泽楷微笑着与他四目相对。

[凝视我别再只看天花] 

一直都在凝视你呀,从过去到未来。

 

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

                                                            END

============================================

年都快过完了还是祝大家新年快乐~ 

 

我也是用过外链的人了!【咦

 

最近eson的歌听多了,忍不住摸了一条并不轻松的鱼出来,想体现出对待感情阿黄也是抓住机会一击必杀以及阿楷超强的行动力~ 

 

文里提到的歌曲包括《红玫瑰》,《不要说话》,《浮夸》。

评论(35)
热度(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