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乐给予人身体的欢愉,痛苦却能使灵魂受益

Eternity-忆

© Eternity-忆 | Powered by LOFTER

地下城堡

【周黄】地下城堡

给大家卖个安利,这是个界面简单粗暴的手游名叫地下城堡,玩一玩就停不下来了,世界观特别宏大><

=============================================

01.

“那家伙又来了!”

“快快快!躲起来!不要被他发现!”

“嗷你压到我了傻大个!闪开闪开!”

“闭嘴!保持安静!不要被他……”

“不要被他怎么样呀?”

荒野酒馆的大门“砰”地被打开,一个黄毛小子大摇大摆地闯了进来,熟门熟路地走到柜台前面,笑眯眯地盯住柜台后面乱作一团的众人。

“你肯定听错啦黄少,并没有人这么说!”狼人战士用爪子拍拍身边特别巨大的雪人骑士示意他帮腔,可惜倒霉的雪人被狼爪子招呼在身上,疼得他除了“唔嗷嗷”之外就不能有别的任何表示了。

“好啊我就知道我没听错,你们肯定暗地里说我坏话了还不承认!本少如此英俊潇洒堪称兄弟会剑士的表率,你们莫非是出于妒忌才这样排挤我的?多么恶劣的想法!我今天就要好好的跟你们讨论讨论……”

黄少天日常的即兴演讲愉快地开始了,众人灰溜溜地从柜台后面磨蹭出来,无精打采地在木头桌子前面坐定,生无可恋地接受魔音灌耳。

——难道没有哪位城主大人行行好驾临这里嘛!四星级别战士任你挑选,召唤费用打五折!

然而并没有城主来到荒野酒馆,所以他们还是不能逃脱黄少天的聒噪。

一个刚刚来到这里的白银刺客不明就里,忍不住想要反抗一下,于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地试图打断黄少天:“喂小子,你一个兄弟会剑士为什么不好好呆在天际山脉,跑到诅咒戈壁来胡闹!”

他身边的萨满祭司试图捂住他的嘴,可惜还是慢了一步,黄少天终于听到有人搭腔,顿时两眼放光地冲敢于单抗自己的壮士提高了一个嘴炮等级:“我为什么来这里不是很明显么?我是要成为光辉领主的男人!我要升级!我要拿到公会勋章!这可是只有诅咒戈壁才有的东西!如果我有幸被哪位城主看重,那当然会省下不少麻烦!”

可是你已经吓跑不下于十位城主了。众人回忆起那些不幸的对出现在诅咒戈壁的黄少天产生了兴趣,于是向黄少天搭话,最后被黄少天吓得带着下属逃出酒馆的城主,只能在心里摇头。

“……没有看上我,那我就只好自己赚钱去买了!可是太贵了你们知道吗,一个公会勋章要将近十万个金币,黑市商人太贪心了!人性呢!友爱呢!同为黑暗世界人士的感情呢!”黄少天慷慨激昂,众人于是接着在心里吐槽:你一个三星脆皮狗,这里随便一个哥布林都比你血厚,为何不能乖乖地回到天际山脉赚钱呢!

如果不是因为大家同为战士彼此之间不能互殴,他们早就要收拾这烦人的小子一顿啦!

不知道是不是受了黄少天的影响,这一天都没有一个城主来到荒野酒吧召唤战士,直到傍晚时分,酒馆的门被才毫无预兆地又一次推开。一个之前从没有出现过的家伙走了进来。

众人定睛一看,不由得又同时倒吸一口凉气。

这打扮,这两把刷子不两把枪……又是一个三星级的家伙!

黄少天一看见来人,就像被什么磁铁吸引了一般,一下子蹿了过去。

“你好你好我是黄少天!我看你的打扮是不是个冒险家啊,跟我一样都是三星级的战士嘛有没有兴趣组个团去刷怪!我知道你肯定也是要成为佣兵王的男人对不对!我们先组团刷够了钱然后我先去买公会勋章再一起去古代都市给你买光爆双枪,你说这个计划是不是天衣无缝完美的不能再完美呀!”黄少天完全没给来人说话的机会,就已经替人家做好了决定,而对方只是睁大一双深不见底的漆黑眼睛,轻轻吐出了五个字:

“我是周泽楷。”

黄少天似乎是楞了一下,很快的回过神来热情地握住对方的手:“哦周泽楷你好,你觉得我刚才的提议怎么样!有没有很心动!来不来!”

“可以呀。”周泽楷微微笑了起来,吓坏了竖起耳朵偷听的其他人。

其实众人原本是不想搭理周泽楷的,有黄少天珠玉在前,谁知道这一个三星的冒险家会不会跟黄少天有异曲同工之妙呢?然而周泽楷这个人实在是太帅了,看多了歪瓜裂枣的哥布林马贼强盗,再看到这样一个帅哥,简直能够净化心灵!更何况周泽楷还如此安静内向,相比黄少天是完全不一样的好人,他们怎么能眼睁睁地看着一个好人掉进黄少天的坑里呢?

……而且周泽楷也是个脆皮狗,血量还不如黄少天呢,他们俩加一起都不够一个大地元素的五分之一血,就算组团,大约也就是给对方多送个人头。

于是有狂暴亚马逊提出来:“冒险家,你如果要组队,可以和我一起。跟着黄少太危险了吧。”

周泽楷闻言,对这个龙裔的女性战士微微行了一个礼,抢在黄少天开口反驳之前回应道:“谢谢,不过跟黄少天一起,很好。”

结果就是,黄少天得意洋洋地在众人无论如何都不能理解的目光中,领着周泽楷离开了荒野酒馆。

02.

“你们怎么了?不能是被刚才的鬣狗吓到了吧?可它不是很快就被打趴了么?”黄少天奇怪地看看到底还是跟来了的众人,怎么也不明白他们此刻面如死灰的样子是吃错了什么东西。

鬣狗并不吓人……你们比鬣狗恐怖多了好吗!

狼人战士痛苦地捂住脸,他根本不愿意去回想刚才那可怕的一幕。

因为周泽楷太帅了……不对因为周泽楷加上黄少天看起来太弱了,友好的小伙伴们决定不计前嫌地陪伴二人出来刷金币,他们觉得凭自己这一方的人数靠人海战术都能干死大地萨满,一路上应该有恃无恐才对。

一出门就碰到一只鬣狗。

在荒漠戈壁,这是最弱的野外小怪……虽然论单个血量他们都比不过人家,但是他们人多!人特别多!

就在狼人战士冲上去之前,如流水一样连续不断的子弹从他后面源源不断地被送了出来,在一片黑暗里准确地命中鬣狗,打得对方不断后退,接着一道银光划破天空,不知道什么时候躲在鬣狗后面的黄少天高高跃起,手中的剑直接刺进鬣狗的脖子。

于是这只倒霉的鬣狗就被两个加一起血量只有自己五分之一的三星级战士干掉了。

而他们站在原地,还没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除了周泽楷射击的“biubiubiu”声,连鬣狗的咆哮都没听着!

何等凶残!没有人性!你们到底是什么变异种!是不是黑暗世界最大BOSS那个术士派来的卧底!

狼人战士在心底嘶吼。

接下来的一路,推地图变得完全没了难度,反正只要周泽楷在前面轰轰轰,黄少天埋伏好来个最后一击,他们再捡捡掉落就行。

还好刚才没跟黄少天干起来!白银刺客捧着黄少天扔给他的秘银,心有余悸地想到。

 

“我觉得这样赚钱太慢了,不如我们凑五个人装成难民到哪个刚刚扩建的城堡门前请求城主放我们进去吧?”黄少天把剑从一头狼骑的背后拔出来,周泽楷蹲在狼骑的主人——一个兽人骑士身边摸掉落,闻言疑惑地看向黄少天:“种地?”

“算了算了要是直接被派去种地就出不来了……那咱们去竞技场吧?竞技场好啊,又能赚钱又能拿到荣誉碎片,有了王者印记还能进英雄竞技场!”黄少天又提议到,他身后的圣骑士默默地给竞技场冠军点了个蜡。

而周泽楷微微点头,居然就同意了他这个对竞技场冠军一点都不友好的提议。

并且他还想了想,作出补充:“去天际山脉。”

诅咒戈壁还有没有人能管管他们了!

很显然这里没有人能管住他们,于是他们如一阵旋风般荼毒完整个地图,伴着大地萨满“臭小子你们是什么鬼!”的吼声,在传送点迎来了分别。

“回头见啊各位!我会再回来找你们喝酒的!不要太想念我们!”黄少天站在传送阵里对他们挥手,周泽楷就在他身边矜持地微笑着,他们的身影很快被蓝光包裹,消失在了黑暗中。

“其实他们挺不错的……我居然有点舍不得了。”意外多愁善感的寒霜巨龙用爪子捂住脸。

“对呀,跟他们推地图是多么轻松呀,唉。”重装骑士也挺惆怅。

“神秘的友人,你们的金发与黑眸,将永远在诅咒戈壁上传颂……嗷!”被光明祭司狠狠戳了一把的吟游诗人忿忿地转过头去,“你干什么!要单挑吗不我不跟奶单挑!”

“笨蛋,你没有看见么?黄少天的剑上那个雨滴的标识?”光明祭司对他的同伴们翻了个一点都不优雅的白眼。

“咦?”

03.

黄少天走路的时候很不专心。他一会儿瞄一眼周泽楷,然后偷偷地笑,再瞄一眼周泽楷,再偷偷地笑,反复循环,乐此不彼。周泽楷感觉到他的目光,觉得非常不好意思,耳朵都红了,黄少天于是看得更加开心了。

“周泽楷周泽楷,你可真好看呀,我一看见你,就觉得整个大陆都亮了!”黄少天一点都不吝啬自己对周泽楷的赞美。

我说的是实话嘛。他理直气壮地想到周泽楷站在漆黑中的样子,连黑雾都仿佛是披在他身上的一层薄衫,随着他的一举一动散开又凝聚,衬得他苍白英俊如大理石雕刻般的脸更加轮廓分明,眼睛却比最贵重的月光珠宝还要漂亮,黄少天觉得就是大天使长也比不上周泽楷的英俊。

但是周泽楷不赞同黄少天的意见,他轻轻摇摇头,认真地回道:“不对,你好看。”

黄少天立刻结巴起来:“你你你你你你胡说什么!才、才不是!”

周泽楷开心地笑起来,他指指黄少天的金发,又指指他手中的剑:“太耀眼。”

黄少天或许不知道,他在这片漆黑的大陆里是多么明亮灼眼,他的剑挥舞过的地方,黑暗就会退散,终年苍茫的空间会被传说中名为太阳的光芒所充斥,暖意能够渗入到旁人的心里。

如果能一直在一起就好了。周泽楷默默地想着,垂下眼睛笑了起来。

黄少天不知道是不是与他想到了同样的事情,也悄悄地笑起来。

于是第四层天际山脉的竞技场,迎来了两个一直在傻笑的家伙。

 

“诶诶诶你也是剑士我也是剑士但是你这个剑士是不是长相点错点了!这样不行啊你走出去人家会以为所有的剑士都是这样眼冒青光还能不能行!事关我的形象我必须干翻你对不对!”黄少天一边迅速隐藏起来一边还不忘放嘴炮,被介绍为“熟练的剑士”的对手面对着一直往自己身上射的子弹和完全看不见人影据说和自己同职业的对手,内心都是崩溃的。

于是当他终于被黄少天横空一剑掀翻在地的时候,居然感到了一点放松。

拜托你们打完快走吧!之后所有的被挑战者都躺在地上心底如此默念着。

直到天际山脉的冠军,一个大胡子地精出现在周泽楷与黄少天的面前,他们才正经地摆出了架势。

“上了。”黄少天拔出剑,周泽楷微微点点头,双枪的子弹便上了膛。

冰蓝的剑光伴随子弹划出的轨迹,撕裂了黑暗的浓雾。

 

“……”

“……”

“……小子们!你们到底是什么鬼!为什么又出现了!”地精忍无可忍地嘶吼道,他完全不想看到这两个烦人的家伙了。

已经是第七十次了!他被这两个混蛋打趴了七十次!他们为什么不去混沌边境!为什么不去月之城!蹲在这里虐自己一个老人家有意思吗!

“……要刷金币,对不起。”周泽楷不好意思地道歉,但这不妨碍他继续把子弹上膛。一旁的黄少天毫无忏悔之心,他笑嘻嘻地不以为意:“诶呀竞技场多好赚金币啊,总不会想要我们去赌博吧?不要那么小气嘛。”

地精觉得自己的大胡子都要被气秃了!

然而在黄少天拔剑就要上的时候,他腰间的一块徽章突然亮了起来,接着一个透明的人影发着光从里面飘出来,变为一个长袍曳地的人形,在空中漂浮。

“少天,”人形喊他的名字,“混沌边境已经开启,回来吧。”

黄少天怔了怔,下意识地看向周泽楷。

周泽楷表情十分平静,只是认真地看着他

黄少天咬住嘴唇挥挥手,退出了竞技场。

 

“对不起我没有告诉你……我是蓝雨城的人……”黄少天站在传送阵边,低头望着黑黢黢的地面,不敢抬头去看周泽楷的脸。

“文州……城主要我回去,混沌边境,蓝雨终于得到了进入的资格,我不能缺席。”黄少天艰难地说完,发现周泽楷还是没有回应,不由得丧气起来。他在原地磨蹭了两下,咬咬牙,转身就要往传送阵里走。

手便被握住了。

周泽楷的笑容在黑暗里好看的如夜昙,他轻轻地说:“一起。”

黄少天的眼睛立刻亮了起来,他立刻扑向周泽楷抱住他:“好好好!轮回城也打开混沌边境了么?我们一起去啊,我跟城主说一说,连BOSS也一起锤了好么?”

周泽楷握着他的手,同他一起走进传送阵里。

“你早就知道了对不对!你还记得咱们第一次见面时什么时候么?”

“我知道,因为你在吃彩贝面包……记得的。”

“不要提面包好不好!!!……听说月之城很美,一定要一起去看看。”

“好。”

他们的声音逐渐变轻,最终消散在空气里。

※※※※※※

第一区极寒之地,大雪堆积满整个版图,只有寒鸦酒馆中,有温暖的火炉染出一片橙黄的颜色。

“城主城主,咱们什么时候回去啊把小卢丢下来看管整座城我不怎么放心啊!”黄少天在喻文州的耳边嘟嘟囔囔,于是喻文州终于答应离开。

他们走出门的时候,恰好遇到另一支探险队从门外进来,队伍里有个人在对为首的青年说:“城主,待会儿你不用开口,我来问他们愿不愿意加入轮回城就好。”

这是什么城主啊,话都不会说,真有趣。黄少天乐呵呵地想着,扭头看过去,恰好撞进了一双如湖水般温柔漆黑的眼睛里。

……等成为了光辉领主,就把塞在箱子里许久不穿的剑士衣服拿出来穿,再去酒吧里堵人吧。黄少天这么想到。

他不知道的是,轮回城的城主也在这个瞬间,与他心有灵犀。

                                                                                   END

=============================================

好久没看阿黄和小周组团虐怪了有点寂寞【根本没有虐喂

以及玩到第七层的我再也不想进竞技场了!

 

评论(41)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