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乐给予人身体的欢愉,痛苦却能使灵魂受益

Eternity-忆

© Eternity-忆 | Powered by LOFTER

逐梦

Act.2 Who Destroyed the Xiao Qingxin

“叔叔我喊你什么好呢对了你姓什么啊?我是黄少天今年六岁半!哦我可以叫你大眼吗?还是算啦被爷爷听到我就完蛋了!所以你到底姓什么呐赵钱孙李周吴郑王?”六岁半的黄少天已经初具表演单口相声的水准,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就莫名其妙地跟王杰希亲近起来,此刻正窝在他的怀里追问人家姓什么。

“我姓王……你很怕你爷爷吗?”王杰希一边护着他,防止他因为肢体语言过于丰富而摔下去,一边好声好气地跟他说话。

站在王杰希身旁的卢瀚文眼巴巴地看着比自己还小了几圈的黄少天,蠢蠢欲动地想去接过他玩一玩举高高什么的,周泽楷则一边微笑着听他们说话,一边试图去揉黄少天的脑袋。

边上的张佳乐已经拉着禁不起挑衅的刘小别在路边蹲下,决心要把“是男人就认识一百种花大赛”进行到底。

“看这一家子秋游似的劲头……大眼自带照顾孩子技能吧?老魏你快别盯着看了,瞅你那眼神心酸的我都不忍直视,啧啧。”实在找不到烟,叶修只好拿了根小草叼在嘴巴里,聊以慰藉。

“老叶你闭嘴!”魏琛不乐意了,酸溜溜地反驳:“我这叫心酸吗?我就是没看过这么小的少天,想当年我把少天从孤儿院领回来,他都十四了,哪有这样好玩……还那么乖……”

叶修已经懒得吐槽他的青光眼了——就是这豆丁大的黄少天,也势必与“乖”这个词没多少关系。他咬着草根转过头,又去跟喻文州说话:“文州啊,看什么呢这么专注?”

“叶神你看这个天色,是要黑了吧?”喻文州一直站在小路的正中央,盯着远处看,听了叶修的话就向他示意了一番。

“我也看出来了文州,这天长得是挺有性格的。”叶修眯起眼睛,顺着喻文州的角度看过去,注视着这诡异的景象。

远处的天幕,并没有高低的层次感,蓝天白云好似被画在一张纸上,平平板板,如同一块画布挂在远处,又在拐弯的地方折出一个弧度,再一路平铺穿过他们头顶。

就像一个方形的盒盖,将他们笼络在这方寸之间。

而在不知不觉中,他们正上方有什么东西,正在从外部慢慢撕裂这块幕布,使之出现了一条缝隙。在缝隙之中,露出了属于爬行类生物的竖瞳,正自上而下,直勾勾地打量他们。

“很大。”张佳乐直起腰来,抬头盯着头顶上裂缝里那一只眼睛——天空的裂缝几乎已经横亘了他们目所能及的全部地方,这只眼睛充斥的长度却占据了整条裂缝的四分之一。

“一个脑袋估计跟整片天似的,能不大吗,”魏琛打了个哆嗦,被自己脑补的场景惊悚了一把,“眼睛尚且如此,那爪子得什么样啊?”

叶修恐吓他:“一巴掌下来就团灭的样子呗。”

“你怎么知道有爪子的?没准是条蛇呢?”张佳乐出于阶级对立的本能,立刻就要反驳他一下,又被窜过来卢瀚文迅速接上话茬:“黄少以前带我打过蛇!我知道要打七寸的地方!”

“我说你们,现在是讨论这个的时候吗?”王杰希不远处走过来,趴在他身上的黄少天已经转移目标,跳到周泽楷背上去了。

“跑不掉的,对方太巨大了,不在利用地形就能躲避的范围内。”喻文州在观察了周围的地形与掩体之后,还是放弃了徒劳挣扎——他们跟对方的差距大概等同于蚂蚁比照大象,数量还比不上人家蚂蚁倾巢出动来的气势磅礴,搞不了什么人海战术。

魏琛自觉愁得胃疼:“你们不是传说中的战术大师吗?别缩啊!难道真要乖乖躺倒表示‘欢迎来踩’吗?诶呦喂这不靠谱的!”

 

这边一行人在乌云罩顶,那边倒是一派其乐融融,黄少天小朋友搂着周泽楷的脖子,跟男神套近乎:“叔叔你长得真好看呀,你叫什么名字?你说我长大以后也会这么帅吗?”

周泽楷轻轻把他往上托了托,努力了一把多挤出几个字来:“周泽楷,会很帅,也很厉害。”

黄少天理解能力倍儿棒:“小周叔叔你好!我也觉得我以后会很帅很厉害嘿嘿嘿。”

周泽楷闻言,不由得轻轻笑弯了眼睛。

“当然会很厉害的,你可是最了不起的剑圣大人啊。”他这么想到。

黄少天心里认定自己未来就是个英雄了,于是忍不住要问点儿专业的问题:“小周叔叔你喜欢什么样的武器呀?你觉得剑怎么样?是不是帅极了!看剑看剑看剑!”

“我喜欢枪。”周泽楷想了想,腾出一只手来,指向远方做了个射击的姿势,顺便还给配上音:“嘭!”

“感觉很帅!虽然我还是更喜欢剑,但是我也玩过这样的枪——”黄少天说着就看向周泽楷的手,想象了几秒。

下一刻,周泽楷觉得手里一沉,有什么东西凭空在他手中出现。

“……”他看着自己握着的儿童用玩具水枪,陷入了思考。

刘小别其实一直走在他们身后。

他盯着正前方的一大一小,很是憋气:本来他已经想好了找黄少天单练的种种可能性,摩拳擦掌只等黄少天出现,结果黄少天出现是出现了,却是个小不点儿版本的。找这么个小孩子干架根本就是以大欺小,赢了也是胜之不武,于是他只好放弃这个念头,转头又被张佳乐兴致勃勃地比赛什么认花,各种鲜花熏得他只想打喷嚏,最后还输了。

你找我干什么你去找唐昊啊!我们微草又不是百花好吗!还有前面那两个,你们这样无视我有意思吗!

刘小别想找个矿泉水瓶踢一踢。

但是在他还没有付诸于行动的时候,周泽楷手上那把小水枪就毫无预兆地冒了出来。刘小别一惊,几步跑过去:“这个是怎么回事?我没眼花吧?”

周泽楷摇摇头,将水枪交给他,又转头去看其他人,示意他们快来围观。

“荧光红荧光黄,还是撞色系,这把水枪相当鲜艳,品味不赖。”叶修扔掉嘴里叼的草根,戳戳黄少天的脸颊,在黄少天鼓着脸躲开的时候,对卢瀚文使了个眼色。

卢瀚文表示明白,凑到正莫名其妙地看着他们的黄少天跟前,绘声绘色地开始演:“黄少……少天,我也喜欢剑哦!剑真是最帅的武器了对不对?”

卢瀚文的演技一半师承于黄少天,略显浮夸,但是小黄少天一听有人与他如此志同道合,还是瞬间就被带跑:“没错没错!”

“那你看,这么大的一柄剑是不是特别帅气?”卢瀚文用手比划出了焰影的形状,继续诱导黄少天,“是重剑呢,需要这么拿在手里的。”

“哦是这样吗?”黄少天歪着脑袋看向卢瀚文,于是一柄贴着花花绿绿卡通贴纸的重剑出现了。

卢瀚文掂掂手里的东西,觉得这塑料剑的手感实在是难以言喻。他刚想再忽悠黄少天给自己变个合金打造的,就被喻文州一把捂住了嘴巴。

“唔——唔唔——”队长你要干什么你要灭口吗!卢瀚文手舞足蹈地被拖走,直到离开了这一个个露出了然的笑容,不怀好意地包围住黄少天的家伙们之后,喻文州才放开他。

“瀚文还记得这是少天的梦吗?颜色形状大小少天应该都可以按照常理想象得到,唯有重量是按照他自己猜测所比定的,难以控制……瀚文现在,也举不起来太重的剑吧?”

卢瀚文看着他们队长的微笑,什么都不想说了。

最后在几人接二连三的要求之下,叶修得到了一把普通的黑伞,魏琛喻文州得到了教鞭,张佳乐手执几个二脚踢跟黄少天大眼瞪小眼,王杰希不动声色地对着一把扫帚。只有刘小别最幸运,他托了身为剑客的福,得到了一柄威风凛凛的……塑料剑。

“真的,看着这装备我觉得还能抢救一下的希望都没有了。”张佳乐仰头望向已经彻底被撕成两半,露出无边黑色的天空,叹息道。

“有蛇呀——!”伴着黄少天兴奋的喊声,真有一个脑袋如一片天大的蝮蛇,向这块与自己格格不入的小清新风格果园,探进了头来。

                                                                                       TBC

=================================================

我怎么话这么多……以后换地图必须让他们分分钟打完架【。

评论(18)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