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乐给予人身体的欢愉,痛苦却能使灵魂受益

Eternity-忆

© Eternity-忆 | Powered by LOFTER

两生(完结)

【周黄】章三十(下)完结

黄少天知道自己现在应当去做的事情,就是立刻狠狠地揍水虺一顿,逼问他周泽楷那魂魄不灭即不腐不朽的真正龙身在哪里,而不是如现在这般原地不动,呆呆地看着周泽楷人类的躯体,在自己怀中逐渐消弭,化为虚无。

可是他动不了。

他紧盯着眼前突然变空的双手,觉得自己仿佛被也掏空了,什么都不能想,什么都不能做,甚至连表情都凝固在了一个空白的瞬间。

现在的他,就像身着单衣,赤足站在冰天雪地里的人,目之所及,是空空荡荡一无所有的苍茫。

并且这一次,会将他揽入怀中,用自己的温度来熨帖他的人,已经不在了。

黄少天甚至有了错觉,周泽楷还贴在他的耳边,对他呢喃着方才他闭上眼睛之前还在说的那句话——那也曾是很久之前,当他初次告白时候所说过的。

在他此生与周泽楷再度相遇之后,就知道这种结局也许是难以避免的。从在沈韫的墓里开始,周泽楷认为自己是在做梦的时候,事实上都是在离魂。他的魂魄脱离并不契合的身体,陷入一个个幻境,看着别人希望他看到的画面,自己却对此无知无觉。

正如同水虺所说的那样,属于神明的力量过于庞大的魂魄,要挤进人的身躯里,实在是太困难了。

仿佛感受到了黄少天的异样,一直在天空中盘旋嘶吼的巨龙魂魄居然渐渐安静了。它压低了身子,将巨大的头颅慢慢地垂下来,以一个看起来有几分滑稽的姿势,如同在亲吻细小的花朵一般,小心翼翼地贴到了黄少天面前。

黄少天若有所觉地抬起头来,恰好正对上了一只近乎透明却温柔如昔的眼睛。

他心里一怔,不由得站起身起来。

    

灰头土脸的水虺在看到巨龙飞快地压向他们的时候,就已经惊慌失措,接着他看见那条龙携风雨之势冲过来,却在他眼前转了个弯,彻底无视了他,转到黄少天那里。

紧接着,一直都在失魂落魄的黄少天就站了起来,几步跨到了自己的面前。

黄少天可谓是衣衫褴褛,他的衣服被巨龙掀起的罡风割裂成条,又被泥水淋成了抹布,头发湿成缕地垂下来,遮住了眼睛,脸上还有大小不一的伤口正渗出血滴。

可就是这样,他依然带着暴烈而凛然的气势,高高在上,俯视着水虺。

“我再问一遍,周泽楷的身体,在哪里?”黄少天不容置疑地问到,加重了语气。

水虺先是害怕不已,接着眼珠一转,打定了什么坏主意般,又从容起来:“凤君大人一定要问,那么告诉你也无妨……”

他眯着眼睛,看起来很是游刃有余,但是说出的话在黄少天听来,却每一个字都如一柄匕首,刺得他痛不欲生。

“孟彧还是个百夫长的时候,在大泽山中迷路,是我指点了他出路。他将我奉为天神,我便告诉他……若要称帝,就要听我的话,将先祖的灵枢迁移到龙脉上。接着,我又替他指了一条龙脉……”他说到这里,抬眼看看似乎已经明白了什么,变得惊疑恐惧,不能置信的黄少天,咧嘴笑出声来。

“哈哈哈,凤君大人,你知道孟彧为什么……要以‘垅’字,为国名吗?”

他的声音阴森无比,在大雨声里飘忽不定,就好像来自冥府深处的幽魂扭曲的笑声,一点点在黄少天耳边炸开,让他觉得整个身体瞬间被冻成了冰块。

“闭嘴!!!”黄少天甚至自欺欺人起来,惶恐地拒绝去亲耳听到这么个事实。

但是水虺并不打算如他所愿。

他充满恶意地,一字一句地,故作怜悯地告诉黄少天:

“龙藏于土是为‘垅’……这整条百晦山的山脉,就是小周的龙身创造的,实打实的‘龙脉’啊……”

“你现在站的地方,可不就是在……小周的龙头上吗?”

 

黄少天再次失去了意识。

与前一回的茫然相比,这一次他失去意识的状况是异常激烈的。他整个人好似都成了为涌动不歇,仿佛要奔流而出毁天灭地熔浆,他的视野变成了赤红色,火光铺天盖地,疯狂地舞动着,要将所有一切舔食进去,要把他周身的一切全部燃烧殆尽。

看着他失控的样子,水虺十分畅快,他还在喋喋不休:“因为小周的缘故,垅国的天下也是延续了三百年,最后几任皇帝那么惨也算是报应了。不过这无所谓,你看,我让他们以缚龙图为图腾,也是为了感激埋在黑泥下面的小周。这个九曲黄河阵,加之外面那几样东西,都是为了镇住龙君大人的身体。就是冥府那老东西太没用,居然说漏了嘴,害得我也被天劫追赶,只能躲在这个鬼地方,借小周的气来遮挡我的气……凤君大人。”他恶毒地拍拍身旁那截石笋。

“小周头上的角还在这里呢,你不来看——”

他的话在这里戛然而止。

黄少天已经赤红着双目走过来,周身被奔腾不息的火焰缠绕,看起来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

“你杀了我又有什么用?你把它挖出来也救不了他!你若是还有两束命火,也能用凤皇的眼泪让他起死回生,可惜你没有了!你刚刚从魆水里出来,什么都做不了!还不如把命火借给我——”水虺还在做最后挣扎叫嚣,却被黄少天直接按在了头顶上。

接下来他再也不会再说话,也不必躲避天劫了。

黄少天直接将他烧成了灰尘。

 

“周泽楷……周泽楷……”黄少天默念着这个名字,围绕着火焰的手,颤颤巍巍地抚上那一小段白色。

周泽楷……周泽楷……周泽楷……

他就这么腿一软,直接跌坐在了地上,站不起来了。

黄少天直勾勾地看着地面,触目所及都是鲜红。他面无表情地盯着前方的地面,无喜无悲。

赤色的水珠,自他眼角滑落,一滴一滴打在地上,渐渐晕开一片。

黄少天只是呆呆地坐着,毫无反应。

扑通。

突然响起的心跳声大的有些震耳,拉扯着黄少天回过神来。

扑通,扑通。

黄少天瞪大眼睛。

扑通,扑通,扑通。

心跳声接二连三地响起来,并且越跳越快,而黄少天发现,这响亮的心跳声,居然是从他自己的身体里传出来的。

他迷茫地盯着前方被泪水打湿的地面,那底下有什么东西正应和着自己的心跳,蠢蠢欲动地想要破土而出。

扑通!

心跳声变得更加激烈,而地面抖动的也更为厉害。在黄少天就要伸手去挖之前,有什么东西于电光火石间突破地面,冲到了黄少天眼前。

黄少天在一瞬间立刻剧烈地颤抖起来。

他终于想起来开口说话,声音干涩嘶哑的可怕,带着又喜又悲,几欲疯狂的味道低低唤道:

“荒火……”

在他眼前,只剩半截的红色长枪,正闪烁着红色的光芒,安静地浮在半空中。

 

黄少天如梦游般轻轻抚摸上这半截长枪,在确认它不是幻觉之后,猛地将它握在了手里。

他望着这周泽楷前生用自己的赠与的定情信物打造出的长枪,彻底地哭出声来。

分离五百年时太过于漫长的寻找等待,再度相遇时无时不刻的忐忑不定,他在自己面前闭上眼睛时候的无助悲恸,都在黄少天握住荒火的那一刹那,彻底爆发了。

黄少天周身的气流转着圈将他整个环绕包裹,再往外扩撒,形成了巨大的漩涡,直冲天际。越发透明的巨龙的魂魄被隔离在外之后,焦躁地围绕这漩涡打转,同时吼声不断,甚至不惜拿身体去撞。

黄少天抱着荒火无知无觉,眼睛像坏掉了似的,只会一串串地砸下眼泪来。

在他身后,长达百尺的烈火羽翼完全铺展开来,隐约有凤皇火焰般的影子出现在半空中,高亢而尖锐地鸣叫起来。

黄少天毫无反应地停留在原地。在他怀中,荒火正一点一点融进他的心口。

而后就在荒火彻底完全的那一刻,黄少天眼睛里赤色的泪水消失了。

一滴洁白的,拥有着如同太阳初生时候的光芒颜色的水滴,从他的眼角慢慢滑出,向下掉落,再“扑通”一声,融进了泥土里面。

 

“他们派你来迎接本君?”

“你赠我鳞片,我就把尾羽给你,这不就是定情信物了么?你把它打成枪啊剑啊之类的称手兵器,出征时候拿他来大杀四方,才不算辜负了我的一片心意!”

“等真出来了你把他真身找到,抱着哭一通大概差就不多解决了。”

“不用担心我,你也知道对我们一族来说,滴个眼泪都能生死人肉白骨。”

“你若是还有两束命火,也能用凤皇族的眼泪让他起死回生,可惜你没有了!”

…………

“这尾羽就是本君的命火,天上地下也只有三根,你可得仔细收好了,我拔的时候简直是怀着壮士断腕的心思……“

 

整个大地抖动起来,百晦山的整条山脉从深处传递出轰鸣的巨响。

黄少天眯起眼睛,看见巨大的纯白躯体,缓缓从地底挣脱而出,脱离了黑泥的桎梏,破开碎石与泥土,与尖锐呼啸着冲过来的透明魂魄,融为一体。

白色的巨龙抖抖连绵千里的身躯,仰头向天,发出了响动九州的咆哮。

 

“回家吧。”完好无缺的周泽楷一步步走到黄少天面前,弯下腰来,微笑着向他递出手。

黄少天眼睛一眨不眨地望向他,生怕他是一场太美好的梦,眨眼就会破灭。

周泽楷并不催促,只是专注地看着他。

黄少天最终还是咬咬牙,闭起眼睛把手放在了他的手上。

立刻被温暖而有力地握住了。

黄少天猛地睁开眼睛,被周泽楷一把拉了起来,接着被细致体贴地放在到了背上。他将侧脸贴在周泽楷温暖的肩窝里,被对方软软的发尾扫上了脸颊,这才确定了这不是一场梦。

“少天。”周泽楷喊他的名字。

“怎么了?”他应和着,全副身心都变得懒洋洋的。

“雨停了。”周泽楷温柔地说道,同时把他向上托了托。

“是啊。”他转脸去看远处,迭起的山峦在大雨停歇之后,显得格外亮堂。

但见天光,照破诸方。

***

他被掩埋在漆黑冰冷的地下奄奄一息时,是从怀里的荒火那儿传过来的那一点暖意,将他温和地包裹了起来,支撑着他不至于彻底消亡,并且一点一滴地修补着他支离破碎的魂魄。

在历经了沉眠于地底的五百年后,终于有一天,当荒火只剩余一半时,他的魂魄浑浑噩噩地离开了囚禁着他的地方,踏上了前往奈何桥的路。

他在忘川边蹒跚前进,触目所及都是两生花浓烈的红色,蔓延了整个彼岸。

他隐约记起来,那一直陪伴着自己的长枪,也是这样的火红。

又或许在更久的从前,他所深爱的某个人的灵魂,也是同样的颜色。

故而他下定决心,要记住这抹颜色。无论是为某个人,是为那杆长枪,还是为这无叶的花朵。

他把这红色刻入魂魄,来生亦要追寻,就此两生不能相忘。

                                                                                                  终

=================================================

 完结了!虽然比计划的拖了三天但是完、结、了!

前面写伏笔的时候恨不得每一句话都有特殊意义的我简直no zuo no die_(:3 」∠ )_ 

PS:解释一下结局,就是阿黄身上原来有三束命火,给了小周一束打造成了荒火,后来在小周被坑的时候救小周用了半束,又在救自己的时候用了半束,于是最后阿黄身上的命火就是自己剩余的一束半加上小周剩余的半束,又变回两束,就可以用凤皇的眼泪救小周,结局当然是HE了。

所以阿黄之前被冰雨救了,小周被荒火救了,可见他们的定情信物相当靠谱【。

最后感谢各位愿意点开这篇存在各种问题的文,并且一直看到这里,有机会再见><

评论(38)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