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乐给予人身体的欢愉,痛苦却能使灵魂受益

Eternity-忆

© Eternity-忆 | Powered by LOFTER

两生

【周黄】两生

章二十八

李轩此话一出,周泽楷没有感觉到什么,黄少天倒是先反应过来。他平静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他也称得上是鬼仙,就算是你替了他的位子,也不至于要去……管那群修罗吧?修罗道中何时容得下外乡人了?”

李轩摇摇头,不疾不徐地对黄少天解释道:“他并不是去掌管那里,而是铸下大错,于十载之前身受天劫,被剥去鬼仙身份,坠入了修罗道。”

黄少天闻言,猛地握紧拳头,周泽楷在他身旁站着,能感觉到他骤然绷紧的身体。他的脸上完全敛去平日里的灵动,毫无表情地紧盯着李轩继续问道:“哦……?修罗族好战,终日屠戮不休,他一个鬼仙去了修罗道,能呆上十年也算是不错了。这么看来,他是犯了什么错,才会被贬去那里?”

周泽楷到这里终于听出了眉目,想来这个前一任的冥主,与他们前生是有渊源的。

还是不怎么好的渊源。他看看黄少天,在心里补充道。

“两百年前,他私自打开幽冥下九渊之地的大封,”李轩的语调有点干涩,听起来像是十分艰难才能说出口,“引出魆水,灌进了蓬莱山的文澜洞。”

“……”黄少天沉默起来,面沉似水又一言不发。

“文澜洞……?那是你……”周泽楷心里突地一跳,惊异地按住黄少天的肩膀,不能置信地问他。

黄少天还是平平静静,语气有几分刻板地问道:“这样啊,那么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这么说着,他还拍拍周泽楷放在自己肩上的手安慰他:“不是什么大事,不要担心了。”

“不会没事!!!”周泽楷很少语气如此激烈,他一下就明白了什么,立刻目眦欲裂起来,扣住黄少天的肩膀的手狠狠地收紧,力道大的似乎要捏碎他的骨头。他觉得方才那种窒息感又回来了,比女魃的火烧在黄少天背上那时候还要疼上千倍万倍。

他想到记忆的画面里,最后一次同黄少天见面,就是在终年冰雪万里的昆仑山脚下。彼时黄少天涅槃将近,将要启程回去丹穴山,便在临行前来到昆仑寻他。

“我要回去啦。”黄少天笑的眉眼弯弯,站在冰天雪地里,不复以往的挺直精神。大雪不断落下,渐渐覆在他的眉发上,染出一种凄凉苍白的意味来。

以往在昆仑,任风雪肆虐也沾染不到他分毫,周泽楷喜欢靠在他身边,就像靠着一轮暖阳,热烘烘地照在身体里,连苍茫的昆仑山,都变得色彩鲜明起来。

然而彼时的黄少天,虚弱到与常人无异,瑟瑟发抖地靠在周泽楷怀里,任他替自己拍去身上的白雪,还在啰啰嗦嗦地说话:

“我原本以为能看到你凯旋的,却不曾想到这一次来的这样快。你万事小心,我听说饿鬼道此次是下了大血本的,以十万恶鬼为祭,才唤出了这么个巨魔。那玩意想必戾气冲天,又来自于地下,搞不好与昆仑山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可惜我实在没有办法,否则肯定是要与你同去的。”

周泽楷默不作声地揽紧他,把头埋进他肩窝里面。

黄少天见周泽楷如此,反手拍拍他脑袋,用诱哄的口气道:“好啦,我不过是离开三百年,与你我而言,只是弹指一瞬,哪里有朝菌不知晦朔之苦呢?只是你不要忘记,待到三百年后,要再去蓬莱迎我。”说到这里,他感到周泽楷贴在自己颈脖上的脑袋点了点,发出一声低语:“又要变小了。”

“你这个人!”黄少天佯怒道,“亏得本君还怕你难受,如此思前想后地来安慰你,你倒是调侃起本君来了!”他作势要去敲周泽楷的脑袋,结果一掌落下去,也只是轻轻捋了捋他的头发。

“呵呵。”周泽楷发出了轻轻的笑声。

黄少天见他笑了,才放下心来,又道:“怕你独自在昆仑寂寞,得闲的时候去拜访拜访朋友也是不错的。老叶若是从大荒出来了,你代我找他练上几回,务必记得把他打趴。若是,若是实在想我……”他说到这里也有点不好意思了,瞄瞄周泽楷的手边,“就看看我给你的信物……就当是我在陪着你罢。”

周泽楷犹记得当时的自己,是情难自禁地将黄少天更紧地抱住,他们在万里银妆中相互偎依,觉得仿佛整个天地间就只剩下了他们两个。

他们并没有想到,这一分离,就是两生相隔,十世不能得见。

 

周泽楷想到这里,更是觉得心上有万箭穿过。他知道黄少天每五百年就要涅槃一次,整个涅槃时间长达三百年。他会全身燃起火焰,在烈火中回归为一枚凤凰蛋,在蓬莱山的文澜洞里沉睡,直到三百年后再度破壳而出,迎来重生。

但是李轩的话,让他整个人都陷入了惶恐——两百年前,恰好是黄少天刚刚破壳的时候,那时候的他不啻于人类初生的婴儿,正是最为脆弱的时间。倘若被流淌于鬼道最深处千万年,为亿万鬼怨气所染的魆水浇过……

他根本不敢再想下去。

黄少天倒是仿佛无知无觉,他草草带过自己所遭受的一切,似乎只是为了抚慰周泽楷:“原来如此,那水淋在身上是挺疼的,不过我运气好,现在不是还生龙活虎的吗?”

李轩苦笑道:“怎么会只是挺疼的?你运气好,是因为不知道为什么,你能在魆水里撑了两百年,由着你自己的命火慢慢给你补了回来,搞得本来只有两束命火又被耗掉半束……”

“这不都过去了吗?”黄少天看起来并不愿意回忆这段过往,他看看周泽楷,就记起来自己能够奇迹般支撑过三百年的缘由。

在他刚刚爬出那裂开的壳,连眼睛都尚未睁开的时候,铺天盖地仿佛无处不在的水就涌进了他的洞穴。那液体带着腐烂的异香,在皮肤上流淌的时候就想细密的针扎过,疼得他蜷缩起了身体。

黄少天身上初生的,尚且微弱的火焰,硬生生被这黑水浇灭,疼痛织成细网将他整个笼罩其中,一点点渗进他的身体里,勒紧了他的心脏,甚至把他的灵魂都一并冻伤了。

他猝不及防地就在这四面八方慢慢窒息,连动都不能动一下。

周泽楷,周泽楷,周泽楷……

他的潜意识里一遍遍浮现出这个名字,也只有这个名字。就在他以为自己坚持不下去的时候,一股不同于魆水刺痛灵魂的寒冷的温柔凉意将他轻轻包裹了起来,把他与外隔绝地笼在一个小气泡里面。

“……?”黄少天微微睁开眼睛,迷糊的视线扫过自己的怀里,才发现冰雨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他抱住了,正散发着冰蓝的光芒。

包裹住他的气泡,正是这柄由周泽楷的逆鳞打造成的剑所造出来的。

因为魆水,正是与周泽楷的诞生之地昆仑山,气脉相连。

 

“说起来,还是你救了我。”黄少天这么说着,握住了周泽楷的手。

只可惜两百年后,在他终于恢复的时候,冰雨也消耗殆尽,再也看不见了。

“他怎么敢?!怎么敢?”周泽楷前所未有地赤红了双目,逼问李轩。

吴羽策皱皱眉头,侧身挡在李轩面前,被李轩拍拍肩膀,示意无妨。他走出一步,用悲哀的语调回答他,同时也是回答黄少天:“他是为报私仇……因为你杀了他的独子啊,少天。”

黄少天闻言一怔,而后犹疑地问道:“五百多年前,在晟城?”

李轩点了点头。

                                                                                           TBC

===============================================

待我想想有没有漏什么伏笔……埋得略多怕忘了

评论(18)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