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乐给予人身体的欢愉,痛苦却能使灵魂受益

Eternity-忆

© Eternity-忆 | Powered by LOFTER

两生

【周黄】两生

章二十七

周泽楷在黄少天挡住他的那一刻,就无端惊恐起来。他想要推走黄少天,可是对方抱得太紧,握住他胳膊的手纹丝不动,任他如何使劲都不愿意放开。直到火烧过来,他眼睁睁地看着黄少天的背瞬间被火燎过,觉得心脏刹那间就被拧紧了,就像被剜去了一块那样,疼让他两眼发黑。有冰凉的液体从他眼角滑下,他却毫无察觉,只是僵硬在原地,喘不过气来。

黄少天感到背后传过来一阵灼热的巨痛,让他瞬间冷汗爬满全身,不由苦中作乐地想:“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都怪我常年玩火,这下被人烧了吧!”他挣扎着抬起头去看周泽楷,做出轻松的口气来准备安慰他:“这女魃搞不好是FFF团的,羡慕我们——”

话音在他感觉到滴在脸上的泪水时被掐断,黄少天顿了顿,努力扯出看起来有些纠结的笑脸,抬起手抹过周泽楷的眼角:“是我太大意啦对不起,不过这点小伤就不要当回事了,你快跑,我跟上……”

女魃没准真是FFF团的成员,对他们大难临头还秀恩爱的行为很是看不过眼,身形在原地化为泡影消失,转瞬出现在周泽楷身后,尖利的爪子狠狠往他后心刺过去,就要在他身上戳个洞。

她的速度太快,黄少天甚至还没来得及喊出声,也来不及推开周泽楷或者伸手去挡这一击。

    随着一声清脆的敲击声,空气里突然凭空出现一柄遍体通红的太刀,牢牢地格挡住女魃的指甲,将她的双手直接挑开,逼得她向后退了一步。

    周泽楷一惊,这才从全身的麻木中恢复过来。他转身去看,就见一个从未见过的青年慢慢现出身形来,而这把太刀,正是握在他的手上。

    这青年身材高挑,面容冷淡。他细长的眼睛里毫无情绪,微微上挑的眼角却又给他平添了几分味道。他就好像是由一片寒冷雾气幻化而成,身形从浅淡逐渐变得清晰,最后完整地站在了在周泽楷与黄少天面前。

来人看了黄少天一眼,不声不响地转过身去,挥剑砍向女魃,剑剑狠戾,毫不拖泥带水,女魃被他逼的节节后退,想要凌空飞起,却又被压了下去,最终她为了避开刺向咽喉的一剑,跌坐在了地上。

她这一坐,就再没能起来——不知道什么时候画在地砖上的繁复花纹亮了起来,竟然是一个泛着紫色光芒的法阵,法阵四周蓦地射出九道光直顶甬道上方,如同一个牢笼,将女魃困在了其中,任凭她在其中横冲直撞,哀嚎撕扯,也没有晃动半分。

变故来得太快,周泽楷还没有反应过来,一团黑色的影子就无声无息地出现黄少天身后。他赶紧搂着黄少天对调了个位置,却发现先前出现的青年已经不去看被困住的女魃了,只是紧紧盯着自己身后,淡漠的脸上流露出一种无奈的意思。

圆形的黑影里慢慢浮出一个人的头顶,接着是脑袋,颈脖,肩膀……就好似从黑影里一点点长出来一般。待到这个人双脚也全部露出来踩到地面之后,那团黑影也随之消失了。

这回出来的也是年轻人,身着一件白衬衫,个头与先前的青年相仿,长得挺英俊,笑吟吟的样子显得十分亲切。唯独一双的眼睛,就仿佛来自忘川里的河水,漆黑深邃的不可见底,无喜无悲。

周泽楷正暗自警惕,就听见面前的年轻人开口说话了。

“怎么搞成这幅样子了?说好的单挑我十个不成问题,就算只剩三分之一我也打不过呢,凤君大人?”

 

“冥主大人真是姗姗来迟啊我昨晚上就给你发短信了你还记得不?还带坏了一向守时的判官大人……嘶——”黄少天趴在周泽楷怀里,听到来人明显调侃的话之后,翻了个白眼,头也不回地就开始唠叨,结果不小心扯到了伤口,疼得他面目狰狞。

听了他这话,年轻人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沉重起来。他快步走到周泽楷身后,隔着人对黄少天说:“你怎么样?我看看你的背。”

周泽楷怀疑地看了他一眼,黄少天立刻跟他解释:“这是李轩,后面那个是吴羽策,都是我朋友,不用太紧张啦。”

听了他的话,周泽楷这才犹犹豫豫地扶着他转到李轩面前,将那一片灼烧得黑焦的后背露给李轩看。

李轩看了看黄少天的伤,试探着用手触碰上去,紫黑色的雾气便均匀地覆盖上了黄少天的背部,深深浅浅地涌动着。

黄少天疼的脸色都苍白了,还不忘与李轩胡侃:“看你手法如此纯熟,想必被烧了不少次吧?诶呦轻点!”

李轩不由得提醒他:“谁跟你们族似的能自动恢复啊,跟你过招,金疮药和这种技能简直必不可少……黄少天你能老实点吗?”

周泽楷见他们如此熟稔,显然关系不错,不由得仔细去看李轩。

不记得。最后他也只能得出这个结论来。

李轩立刻注意到他的目光,转过脸来对他笑笑:“小周还记得我吗?”

周泽楷摇摇头,表示自己什么都不记得了。

“还是这么不爱说话,”李轩又问,“那阿策呢?还记得吗?”

一直在他们身后的吴羽策走过来,看了眼周泽楷,倒是打了声招呼:“好久不见。”

周泽楷继续无辜地摇头。

“阿策与你算是同辈,你们的名字是一道被录入大荒,刻在补天石之上的。”李轩对周泽楷介绍道。周泽楷看了看吴羽策,还是摇头。

吴羽策不声不响地收起太刀,对周泽楷说:“等你想起来,来打一架。”

“你不是说小周想起来了吗?”李轩絮絮叨叨地收回手,黄少天背上的烧伤已经被治愈,裸露出光洁的一片来。周泽楷赶紧脱下外套,罩在他身上。

“他只记得我啊,”黄少天一恢复过来就开始得瑟,“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嘛。”

“做人不要太嚣张,黄少天同志。”

“这是实话,不是嚣张——”黄少天站起来,活动活动筋骨,对李轩扬扬眉毛,“说吧,你之前心事重重的样子,是打算告诉我什么?”

他显然看出来了李轩是有话对自己说的。

李轩一愣,随后叹了口气:“你真是什么时候都这样……我确实是有件事情要告诉你,我也是刚刚才知道这件事情。”

黄少天有不好的预感,但是他仍然表示:“你说。”

李轩深吸一口气:“我的前一任冥主,今天清早,在修罗道里丧命了。”

                                                                                             TBC

===============================================

我为何如此拖延……

评论(3)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