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乐给予人身体的欢愉,痛苦却能使灵魂受益

Eternity-忆

© Eternity-忆 | Powered by LOFTER

两生

【周黄】两生

章二十五

周泽楷看到黄少天的表情,就知道他刚才又是不受控制了。他竭力忍住肩膀上一阵阵似乎可以延伸到心脏的抽痛,忧心地问黄少天:“还好吗?”

听到了周泽楷的声音,黄少天蓦地惊醒过来。

你还问我好不好?你怎么能干出这样的傻事来?之前不就跟你说了我受伤根本无关痛痒吗?我觉得我现在心脏都不太好了!你是要吓死我吗?

黄少天一时间心里面可称得上翻江倒海,种种念头在脑子里乱撞,偏偏一句都说不出来。他急急忙忙地去看周泽楷的伤口,借着手电筒的光看清楚那黑紫肿胀的伤口之后,一时间竟然心惊肉跳,几乎要懵在原地。

“你怎么能,怎么能这样不爱惜自己?!你知道我——”他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心急火燎地就要找周泽楷理论一番,却被周泽楷一句话按耐下去。

“很疼……”周泽楷有点委屈地看着他,努力瞪大眼睛做出一副可怜的表情,“伤口……”

黄少天心塞至极。从过去到现在,他从来没有哪怕一次能在周泽楷如此表情下坚持到底,偏偏周泽楷还是个不省心的,英雄主义情怀隔三岔五就要发作一番,很有种天塌下来有高个儿顶着的气势……还兼带卖萌技能,着实可恶至极。

他其实忘记了,在逞能这个方面,他与周泽楷可谓半斤八两,干的次数几乎不相上下。

黄少天板着脸吹胡子瞪眼地盯着周泽楷的肩膀,坚决不再去看他的脸,他怕自己看了就把持不住地要去咬上两口泄愤。他觉得那深浅不一,参差不齐的牙印实在是碍眼至极,于是想了想,就对着周泽楷低下头去。

周泽楷其实是有点忐忑的,他一贯尽最大的努力顺着黄少天的意思,不让他不痛快,可是偏偏遇到这种事情,无法妥协,即使再来上百次千次,他会做出同样的事情来。这会儿见黄少天气得连话都不多说了,只好使出老办法来,希望黄少天不再纠结。

黄少天的反应同他料想的一模一样,这使得他微微放下心来了一点,结果看见黄少天不看自己,反而正把脸往自己肩膀上凑。

这是要干什么?周泽楷吓了一跳,就感觉到有什么柔软的东西,轻轻贴上了肩膀的伤口,接着一个湿漉漉又滑腻的物体从伤口反复滑过,让他整个人一激灵。

“……!!!”周泽楷大气不敢出地站在原地,干脆地把自己变成了一根会冒烟的柱子,任黄少天在自己的肩膀上舔来舔去。

黄少天感到周泽楷的僵硬,心里很是酷炫地想:这没见识的,舔一下伤口就吓成这副模样——要是搁我身上,我顶多就脸红一下嘛。

周泽楷要能听见他的心里,肯定会扭过脖子来指出:“你脸很红。”

直到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闭合,黄少天才停止了这让他们两个人都不好意思的行为,他粗声粗气地跟周泽楷说:“别磨蹭了,赶紧走吧!谁知道前面有什么呢要是刚刚那玩意儿再来个十个八个,那简直能能把人愁死……唉这个甬道怎么还走不完啊!”

周泽楷老实地把他转过来跟自己面对面,黄少天自以为隐蔽地瞄了他一眼,还是没多说什么。他们就这样继续跟螃蟹似的横行霸道地往前走去。

 

这次走过的地方,路面掉落的物品远远多于前一段路,由此可以看出这一伙盗墓的在遭遇了方才那只粽子的时候是怎样一种丢盔弃甲的情状。

再度拦住他们去路的是一口打开的棺材,里头空空如也,黄少天保守估计这就是已经被他灭掉的那东西睡觉的地方了。棺材简直称得上是定制款,不多一分不少一分恰到好处地竖着卡在了甬道里,在节省木料方面与狭窄的甬道如出一辙,看的周泽楷和黄少天同时糟心起来。

“这么窄,它在里面想必睡得很不舒服,难怪要起来溜达。”黄少天吐槽。

“……走过去?”周泽楷挺不乐意地目测了一番棺材的长度,觉得要通过必须要从棺材上走一遭这事实在太讨厌了。

“反正空了,就走吧,试试踩着边……不要这样看着我,难道我想这么走吗!”黄少天郁闷地说。

“……”周泽楷认命地放弃了挣扎,在黄少天的支撑下爬上棺木沿,一脚踩一边,双手扶墙,以如此耻的姿势走向那一边。

他的状况其实不太好,肩膀上的伤口虽然闭合了,但是疼痛却挥之不去地停留在身体里,绵延在经络里,使得他一直在闷痛。棺木并不高,这么走过去他依然手脚发软,只有几步路就让他开始冒汗了。

再坚持一下吧,他这么对自己说道。

黄少天见他平安落地才放下心来,自己也很快地几步走过去,拉着周泽楷快步前进,他知道先前已经耽搁了一下,是应该抓紧时间了。

谁又知道这座皇陵里还有什么东西在等着他们呢?

“我走过去的时候,往下面看了一眼,”黄少天眯起眼睛看向前方,他觉得自己好像听到了微弱的声音,“里面填了黑砂,还用钉子钉了九道符在里面,这是打算让之前的粽子永生永世替他们守陵的节奏吧。”

周泽楷皱着眉头,显然看不惯这种行为:“很不好。”

黄少天深以为然:“垅国太邪乎了,先前孟姈的墓里异兽一个接着一个,反倒显得这座皇陵里头的那些东西不够看了,所以我总觉得前面那些还没完,还指不定有什么呢。”

周泽楷刚要回答他的话,就听见一声惨叫,突然在甬道里响了起来。

 

    王洪志是个倒斗的老手,半个月前他从倒爷手里收到了一张垅国皇陵的地图之后,觉得这里面油水必然很大,就找了几个经常一起下地的手下,披星戴月地赶到珺山,挑了个时间动手。

    现在一宿过去了,他后悔的无以复加。他们一行七个人,除去留在外面把风的,在被蛾子追赶的时候掉下去了一个,遇到白毛粽子又落下一个不知生死,这会儿轮到他自己被一只干枯的爪子扼住脖子,另外三个已经逃之夭夭,也是生死未卜。

    然而就在他惨叫过后已经喘不上气的时候,突然发现脖子上的手消失了。

    他躺在地上,大口呼吸了几下,睁开眼睛才看到,有两个样貌年轻的青年,站在了他面前。

    其中矮一点的那个把他摁紧,一边捆住他一边问:“你刚才看到了什么?”

                                                                                                TBC

=================================================

都是电影误我才这么晚写完(-┏)

评论(5)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