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乐给予人身体的欢愉,痛苦却能使灵魂受益

Eternity-忆

© Eternity-忆 | Powered by LOFTER

两生

【周黄】两生

章二十四

    血腥味伴着低沉的脚步声从前方传过来的时候,黄少天一把摸出水果刀,装模作样地摆出个防御的姿势来。

且不提这把比先前的刀子还袖珍的小刀对付那歪瓦裂枣的粽子能不能管用,至少拿在手里也是个利器,聊胜于无,还能体现一把黄少天的高瞻远瞩——不枉费他一下高铁就奔去超市买来的苦心。

我是多久没摸到剑了啊,黄少天有点悲哀地想道。

周泽楷紧紧地握住他的胳膊,他本能地感觉到危险临近了,而自己现在又一点都使不上劲,战斗力大约相当于0.5只鹅,实在是能在心里忧郁的长蘑菇。

说好的记忆里那个厉害得不行的我呢?周泽楷也有点悲哀。

他们一点点横着往前挪,十分义无返顾地就要去自投罗网,前方不知道走在这弯弯曲曲的甬道的哪个部位的粽子仿佛被他们触动,脚步声骤然加快了。

沉闷的,拖沓的,每响一下都彰显着巨大存在感的声音,由远及近地向他们靠近,不多时就停在了距离他们不远的拐弯处。

黄少天压低声音提醒:“来了。”接着他侧身把周泽楷拉到身后,又正面盯着那处漆黑的转角,微微弓起背,做出一个进攻的姿势。

周泽楷这会儿没逞强,他知道如果拦着不然黄少天上那必定是徒劳添乱,于是接手了两个手电筒,沉默地站在原地。

他相信黄少天,同时也早就做好决定,不能让黄少天受一点伤。真到了危急的时候,拿身体去挡不就好了,他这么轻描淡写地想道。

前方阴冷的黑暗中,一只惨白的手伸了出来,在墙壁上留下重重的抓痕。

黄少天顿了顿,直接冲了上去,恰好就跟突然露出脸的粽子打了个照面,他看着那干瘪的,白毛丛生的脸孔,赶紧送出一刀直刺对方的脖子,着实不想再去看这东西第二眼。

眼睛猩红,牙齿裸露的白毛抬手抓向黄少天,黄少天举起刀子去挡,刀口在这怪物的脖子上划开一道口子,带出散发着腥臭的黏腻的绿色液体。接着他挥刀卡住就要挠上自己的尖利爪子,往一边摔开,又果断使劲往白毛的肩膀上一劈。

在尖锐的嘶吼声中,刀子卷了刃,彻底报废,而白毛的整条左侧胳膊被黄少天割断了,只留下一点筋皮把它连在肩上,垂在身侧直晃荡。

白毛粽子彻底愤怒了,它用仅剩的右手大力挥舞起来刺向黄少天,直直打上狭窄的甬道两侧的墙壁,撞得墙体碎裂,蹦出的石块飞溅着砸上黄少天的身体,割出一道道的伤口和淤青。

黄少天在这样既窄又矮的地方,艰难地躲闪着,却没有一丁点儿后退的意思——他不能也不愿意后退,因为周泽楷就在他身后。

他矮下身,有惊无险地避开怪物几乎贴着他头顶划过去的爪子,再跨一步贴近对方,用手肘狠狠地攻击了白毛理应是软肋的腹部,结果不出他所料,这么个庞然大物被直直地撞飞了出去。黄少天抓住机会几步上前,迅速从口袋里拿出纸符撒出去,那几道符一沾上粽子的身体,就燃烧起来,火焰瞬间爬满了它的全身。

黄少天不敢放松紧惕地盯着它看了许久,接着他惊异地发现,铺在怪物身体上的火焰居然逐渐变小,在烧光了它周身的白毛之后,晃动了两下,就彻底熄灭了,而粽子也仿佛不受影响般,摇晃着又爬了起来。

“居然不怕火?”黄少天小声疑惑道。

这已经不能称为白毛粽子的东西此刻仿一身漆黑,光不溜秋,看起来滑稽极了,行动佛突然轻松了起来,连脚步声都不复方才的粘滞,速度极快地就再度冲向黄少天,同时对着他的脸伸出利爪。

黄少天来不及多想,一把抓住这意欲毁自己容的爪子,纵身跳起,一脚蹬在怪物的胸口,同时手上用全部力气下了狠劲,很有不管不顾架势的一扯——

伴随着黄少天手掌发出的“刺啦”声,怪物的右手臂被他硬生生的扯断了。

失去双臂的怪物轰然倒地,跪在了地上,而黄少天的手掌也被烧得焦黑一片,还夹杂了拉伤的痕迹。

黄少天毫不在意地甩甩手,转身向周泽楷走去。

他撕下周泽楷身上的闭气符,问道:“你怎么样?刚才有没有被石头砸到?”

周泽楷摇摇头,急切地上下打量他一番后,小心翼翼捧起他的手,低沉地问他:“疼吗?”

黄少天这才注意到周泽楷的手心有指甲刺破的痕迹,想来是刚刚太过于紧张而自己刺伤了自己。于是他反手托住周泽楷的手,用细长的手指轻轻滑过那还在渗血的痕迹:“不用担心我,你也知道对我们一族来说,滴个眼泪都能生死人肉白骨,受伤是不用去管就能很快愈合的。沈韫就剩一团雾的时候在我口袋里呆了一段时间,最后都能恢复成那样,论‘生气’,有谁呢比得过我们呢?”

他话音未落,随着手指的移动,周泽楷手心的的伤口就已经痊愈了,只留下一道浅浅的疤痕,而黄少天自己的手掌,也在缓慢而持续地闭合伤口,褪去焦黑。

凤皇一族,出世于蓬莱,入主于丹穴,历世事五百年方才涅槃,浴火而生,终而复始,逾千年不灭。

 

周泽楷在确认了黄少天真的没事之后,才犹疑地问道:“为什么,不直接烧?”

黄少天一愣,随即明白过来他的意思,不由得微微皱起眉头,说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刚刚是想跟之前烧虫子那样烧掉它的,但是点不出火来,觉得好像哪里被塞住了,根本控制不了。烧虫子的时候搞出那么大个阵仗也是挺奇怪的,在那座桥上就觉得身体里的力量变多了,自然而然地就烧起来了……我觉得那桥下面一定有什么东西影响了我,不像现在,挺压抑的。”

周泽楷点点头,又左思右想了一番,觉得必须要问问他前生到底出了什么事,结果刚一抬头,就发现先前已经被打趴的粽子正无声无息地出现在黄少天身后,张嘴就要去咬他的脖子。

“……!”周泽楷一把扑开黄少天,却把自己送到了粽子面前,接着不出意外地被咬上了肩膀。

周泽楷闷哼一声,感到刺骨的疼痛从肩膀被咬着的地方往身体里开始蔓延。

黄少天瞪大眼睛看着这一系列变故,只觉得脑子里被怒气与恐惧冲撞的嗡嗡作响,体温陡然升高,整个人都仿佛被烈火包围般地沸腾起来。

他的意识里全然只剩下暴烈的愤怒,逼得他双目通红。

黄少天不由自主地抬起手来,暴涨的火焰就一股脑地冲到了粽子身上,像点蚊香那样将它脖子以下的部位彻底烧成了灰。

没有一丝一毫碰到周泽楷。

“嘭”的一声,怪物仅存的脑袋从周泽楷肩膀上掉落,砸在地上滚了几滚。

                                                                                               TBC

===================================================

拖延症晚期没救了_(:3 」∠ )_ 

评论(7)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