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乐给予人身体的欢愉,痛苦却能使灵魂受益

Eternity-忆

© Eternity-忆 | Powered by LOFTER

两生

【周黄】两生

章二十三

直到钻进那宽度仅仅只能让一人通过的山洞时,黄少天还有点回不过神来。他时不时的低头往自己手上瞄两眼,表现出一种“今天我的手特别不一样”的姿势。

周泽楷跟在他后面,看见他魂不守舍的样子,担忧地伸手揪住他的衣摆,用力扯了两下。

“怎么了周泽楷?后面有什么东西吗?”黄少天回过神,紧张兮兮地问道。

周泽楷想了想,觉得这一前一后见不着脸的对话实在太不友好了——自己说话是对着黄少天的后脑勺,黄少天就得直接跟空气喊话,完全表达不出真情实感来。于是他从后面按住黄少天的肩,认真提出建议:“面对面走。”

“……周泽楷你真是太有想法了。”黄少天转过身来,借着手电筒的光看看周泽楷的表情,见他一脸期待,还是妥协地把周泽楷拉过去,侧身站好。

“这么走的话也不错,你往后面看我往前面看,还能注意到对面的墙,”黄少天和周泽楷背靠墙面对面说话,同时横着往前方挪动,“还好就咱们两个人,这学螃蟹横着走的形象妥妥的黑历史啊。”

“呵呵。”周泽楷轻轻一笑。

“我怎么觉得你这个笑略嘲讽呢?”黄少天十分怀疑地上下打量他一番,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此时跟周泽楷距离实在是太近了。拜这条窄的偷工减料凿的小气无比的甬道所赐,他们这样面对面,胸膛之间的距离几乎只有半掌宽。黄少天比周泽楷矮了小半个头,视线投过去恰好正对着人家的嘴唇,因此免不了就要浮想联翩一番。

周泽楷的唇瓣不厚不薄,唇型优美的恰到好处,就是此刻泛着白色,看起来很是憔悴。

要是能去蹭上一蹭……黄少天稍微脑补了一下,感到脸都要开始发热,这才惊觉自己居然在这个时候还能想着怎么去耍流氓,这实在是太不靠谱了。

美色当前,能怨我吗?他这么一想,顿时理直气壮起来,目光向上一扫刚要说话,立刻被微微低下头的周泽楷堵了个正着。

周泽楷在看到黄少天直勾勾地盯住自己的时候,就根据他脸上丰富多彩的表情摸清了他心里的小九九,于是他就这么不动声色地等着黄少天自己送上门来,再十分体贴地替黄少天把他没好意思干的事情给干了。

既然想的话为什么不直接动手呢?他含住黄少天的嘴唇,细细地咬一咬,再极其温柔缱绻地舔舐,又去逗弄对方的舌尖,逼得黄少天软下腰来,只能断断续续地从嗓子里发出细碎的呻吟。

周泽楷从来不是个多话的人,但凡是他决定去做的事情,都会默不作声地付诸于行动。无论是五百年前凭借一己之力,竭尽所有印封住来自饿鬼道的巨魔,还是一千年前受人所托前往蓬莱迎接黄少天,之后与他相恋,抑或是在更早的幼年时,离开大泽山再度回到冰雪封境的昆仑,他对应该去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果决地完成,从没有过半分犹疑。

我所做的唯一错误的事,就是居然忘了你。

周泽楷放开黄少天的时候,两人都有点气喘。周泽楷伸手抹过黄少天微微发烫的嘴唇,又把他揽进怀里。

“我很想你。”打从他上回醒过来起,就只是异常艰难跟黄少天告了个白——当时的声音大约还没蚊子嗡嗡声大,这会儿在这么一个危机四伏不见天日的地方,面对根本看不清楚前途的未来,思念的情绪却张牙舞爪地就爬了上来,一泻千里不可收拾。

“……你把我的台词都抢了你这样做厚道吗?”黄少天的声音闷闷地捂在他胸前,带了点哽咽的音调,搭在他后背的手收紧起来,把他整个人给狠狠地勒住。

片刻之后,黄少天才放开他,清了清嗓子,声音还有点哑的指挥道:“这里阴森森的实在不适合肉麻,赶紧的走起吧。”

周泽楷立刻从善如流地跟上了他横着走的脚步。

又往前走出一段之后,黄少天一边扭了脖子般死死盯住甬道前方,一边低声道:“我也很想你……特别想……五百年一直都在想。”

“我知道。”周泽楷回答道。

这么算起来,自他们初遇时候起直到今天,离别的时间几乎已经和相守的时间一样长了。

这么久的时间里,你出了什么事?为什么我感觉到你的命火只剩下一簇了?周泽楷这么想着,还是没能问出口。

 

“我怎么觉得一直在绕路啊?这条路没个头了是吗?前面进来的人呢?”黄少天看看手上的荧光表盘,发现他们已经走过去两个小时了,却还没有看见甬道的尽头

“幻觉?”周泽楷想到先前在孟姈的墓里遇到的东西,猜测道。

黄少天听了他的话,果断在自己胳膊上拧了一把:“诶呦我去疼疼疼!这必须不是幻觉吧这么疼!”

周泽楷不赞同地看着他,十分介意他这对自己下狠手不心疼的做派。

“这里除了要人一直走,也没有别的东西了,你看这墙光秃秃的,连盏长明灯都没有,明显跟刚才那座桥画风不一样。”黄少天觉得这个路绕的太晕乎,还很寂寞,什么花样也没闹出来。

许是上天听到了他的埋怨,又往前挪了几步之后,他惦记了很久的先前进来的那拨人终于出现了一个。

周泽楷拿手电筒照了照蜷缩在甬道中间,衣服上血迹斑斑,衣袖整个被撕裂的男人,表情严肃起来。

“还有气。”黄少天走过去在他的颈侧摸了摸,判断到。接着他拍拍男人的脸颊,见他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一脸惊恐,于是问道:“你们出了什么事?”

男人反反复复念叨着什么,身体不住地痉挛,显然受到了很严重惊吓,黄少天仔细一听,才发现他嘴里念叨着“白毛”、“僵尸”这样的词语。

“传说中的大墓标配出现了?”黄少天一边拿绳子绑住男人,一边又给他贴先前给周泽楷也贴了的闭气符,简直手忙脚乱。

哪里有这种配置的传说啊……周泽楷默默地想道,在心里给黄少天与乌鸦的亲戚关系正式盖了章。

                                                                                           TBC

==============================================

有点肉麻啊。

评论(3)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