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乐给予人身体的欢愉,痛苦却能使灵魂受益

Eternity-忆

© Eternity-忆 | Powered by LOFTER

两生

【周黄】两生

章十八

孟姈平静地看着这三人一鬼,目光扫过仿佛僵成了一根木头的沈韫,就立刻明白了个大概。她敛衽行了一个礼,带着笑意的声音空灵飘渺,在墓室里激起层层回音:“我不知世事已久,料想诸位是为我与沈大人而来。大恩不言谢,诸位高义,铭记于心。”

叶修点点头,拿赞赏的目光看着这位公主,黄少天没有答话,只是蹙紧眉头,不声不响地撑住周泽楷。

孟姈飘飘悠悠地来到持续僵直的沈韫面前,仰头去看紧张的浑身都在发抖的情人。她打量着对方温和的眉眼,挺直的鼻子与边角微翘的唇,只觉得那将近五百年的时光都仿佛不存在了一般。她镌刻在心里日夜描画以至于慢慢模糊不清的那个人,又以自己少女时候所见到的模样,出现眼前。

太过于漫长的等待,太过于无望的期待,就在他再度露面的一刹那,如风卷云烟,消散无踪。

“沈郎,”孟姈轻声喊道,眼眶慢慢变得通红,却还在竭力微笑,“许久未见了。”

沈韫用力握紧双手,咬住牙关,似乎在拼命忍耐,然而他最终忍无可忍伸手把孟姈紧紧抱住,低头把脸埋在她的肩上,锥心泣血地喊她的名字:“阿姈阿姈阿姈阿姈……”

孟姈扶上他的背,同样紧紧地抱住他,脸上的笑容终于支撑不住地垮了下来。

他们生前发乎于情止乎于礼,从没有如此激烈地抒发感情的时候,现在却是再也压抑不住巨大的痛苦与喜悦了。

 

叶修在一边看着他们,又转头看看脸色苍白的周泽楷和表情十分不好的黄少天,觉得谈个恋爱真心艰难,那边一对做了鬼,相隔几百年才见一面马上就又要去投胎,这边一对前途未卜,再次相遇也不得安稳时时刻刻提心吊胆,简直各有各的苦楚。

沈韫和孟姈很快地平复下情绪,双双飘到他们面前。没等他们的感谢说出口,一直异样沉默的黄少天突然直盯住孟姈,沉声问道:“和宁公主,你为什么能保持清醒到现在呢?”

他这个突兀的问题让众人一惊,浑身都在疼的周泽楷也迷迷糊糊地感到了奇怪的地方。沈韫与孟姈过世的时间相距不到五年,他们见到沈韫的时候,他的魂魄几乎成了一团只会聚聚散散的雾气,混沌到只记得孟姈,连他自己都忘记了,还是跟着他们在一起了这么久,才有了现在这幅样子。而孟姈在地下呆了同他一样长的时间,甚至她所在的地方更加荒芜偏僻,论风水也与沈韫的墓穴相差不多,可是她表现出来的样子,却与还活着的时候相差无几。

如果不是她还在天上飘,那几乎就是个普通的活人了。

“还有,我听说公主前生是宣文朝守藏室之官,那么想来也该是对垅国种种史说比较清楚……所以能不能请教一下,垅国以缚龙图为图腾,是因为什么?”

他的目光锐利,仿佛有熊熊烈火在眼中跳动,一时间烧的众人心惊肉跳。站在他身边的叶修知道,因为周泽楷的原因,他这是已经开始急躁了。

叶修拍拍黄少天的肩膀,对着瞬间神情严肃起来的孟姈解释:“他的口气不太好,其实是因为他旁边这个现在状况糟糕,我想公主你也看出来了。问这个是为了救人,并不是打什么坏主意,公主大可以放心。”

孟姈一言不发地上下打量了他们一番,又转头看看沈韫,见他轻轻向自己点了点头,才在思考一番之后,郑重地开口:“本国以此为图腾,是为感谢上天,在先祖筚路褴褛时降下真龙,庇佑我孟氏问鼎中原,自此国祚绵长。”

他们沉默地听着,并不去戳穿护佑了垅国的那个不是什么真龙,而是一只蛟。

“我能如此,是有缘由的。我尝违逆父亲旨意,终身未嫁,一心向学,及至阳寿将近,父亲便命我不入皇陵,只在此地修建陵寝。”孟姈回忆起这前尘旧事,难免有几分唏嘘,站在她身边的的沈韫揽紧她的肩膀,她看了他一眼,微微摇头,又盯着黄少天一字一句:

“孟氏皇陵依百晦山脉而建,伊始起自珺山,至章尾山止,我等现下所在,正是龙脉的最末端。”

“……你的意思是,你能这么清醒,是托了龙脉的福,以及你们的高祖,他的陵寝就在珺山?”黄少天不能置信地追问道。

孟姈点头:“龙脉为真龙指引寻得,先是皇陵起自珺山之上,再有都城定于珺山城中,曾闻高祖尚未称帝时,便已将先祖陵寝迁移至珺山。”

“谢谢你了公主,你要是打算现在就跟沈大人去冥府,我是可以顺便带你们去的。”叶修捏着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一颗珠子,笑着跟孟姈说道。

黄少天正在为了“原来孟彧他家是祖坟选的好才能称帝吗”这种混乱的情况纠结,听见他的话,不由得疑惑地问道:“老叶?”

叶修把那颗发烫的小珠子扔到他手上:“饿鬼道那些个不安分的又来巨魔封印地戳戳捣捣,这不消息传到我这里来了,得回去看看啊。”

黄少天瞬间明了,他看了眼还在强自支撑的周泽楷,点点头:“那你可得小心点啊老叶,不砍它百八十个都是实力下降的体现。”

叶修也明白黄少天的意思,他一手向沈韫和孟姈张开,一手去拽黄少天的胳膊:“你跟小周当年可是砍它们的一把好手,赶紧的恢复过来,让哥也休息休息——哎把小周抱紧了。”

在周泽楷模糊的意识里,最后见到的便是沈韫与孟姈向他们行礼,再变成两颗小亮珠被叶修拢过去收进怀里的样子。

随后,他在四面八方涌过来的湖水的包围下,彻底带着钝痛陷入梦境,连黄少天“噗噗噗叶修你妹把我们扔湖里几个意思”的抱怨声都听不见了。

 

黄少天在周泽楷面前甩掉冰雨薄刃上的血滴,收剑入鞘。而后他拍拍周泽楷的肩膀,在他面前坐下,端起酒杯笑起来:“对不住对不住,方才收拾了一个恶鬼才会迟上那么一点,你莫要担心,就是即将涅槃本君灭他也是轻而易举,”他喝了一口杯中的八珍酒,看向对面坐的端正的周泽楷,“倒是你,听闻这一次来界限地的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大家伙,你去做统帅,千万小心。”

                                                                                                                 TBC

=========================================================

我这种手速还敢埋线索什么的,简直担心拖到写完还能记得伏笔吗_(:3 」∠ )_ 

评论(13)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