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乐给予人身体的欢愉,痛苦却能使灵魂受益

Eternity-忆

© Eternity-忆 | Powered by LOFTER

两生

【周黄】两生

叶神生日快乐✿

================================================

章十六

“难得见一面就这个形态迎接我,少天你还行不行?”叶修轻轻松松地从伞里拔出剑来一挥,将湖水劈成两半,而后直接把他们提上岸去,整个过程一气呵成,衣服上甚至没有沾上一滴水。

周泽楷觉得自己还晕晕乎乎的,只是凭借本能地抱紧黄少天不放。被他裹在怀里的黄少天靠在他胸前剧烈地咳嗽,脸色青白得可怕,他重重地喘息着,说不出话来,却试图用愤怒的眼神控诉叶修。

叶修懒洋洋地叼着烟在他们身边蹲下,伸手拍拍黄少天的脑袋,迎着黄少天自以为凶残其实湿漉漉到毫无威慑力的眼神,继续调侃:“怎么不说话了?看到我高兴到无语哽噎了?”

黄少天只觉得随着他手掌落下,一股暖流从头顶向下冲过全身,瞬间便冲散了他身体里刺骨的阴冷,把胸口的寒意驱散了出去。他狠狠地咳了两声,哑着嗓子开口:“叶修你妹……谢谢你。”

“沐橙就不劳你惦记了。不过你居然变得这么安静?不是刚刚喝了什么奇怪的东西傻了吧?”叶修一边撩他,一边看向周泽楷,笑眯眯地打了个招呼:“好久不见啊小周,还是这么不爱说话嘛。”

周泽楷默默地看看他,不知道怎么去接他的话,反倒是脸色已经恢复过来的黄少天跳起来打岔:“寒暄什么的就不要了,总之就这样吧我们现在离目标简直就一步之遥了还不赶紧走起我估计师兄他们现在都急的打转了!有点自觉,自觉好吗!”

叶修点点头,很唏嘘:“你看这才对嘛,之前说话那么言简意赅搞得我都不认识了。”

黄少天忍住找他开片的冲动,转头看看身边的周泽楷,发现对方正着对自己湿透的衣服面带忧色,顿时觉得心下一片柔软,不由得伸手摸摸他湿哒哒的头发:“你冷不冷啊周泽楷?我觉得那水冷的不行,可要注意了。”

周泽楷皱着眉头,想要去脱自己的外套给黄少天穿上,又发现自己也湿透了,于是更加焦虑起来,只能拉下黄少天的手,把那冰凉的指尖握在手心里,显得很是无措。

黄少天见他这副样子,突然凑上前去将他抱了个满怀,同时在他耳边絮絮叨叨:“你看你担心什么啊我跟你说我有特殊的烘衣服技巧好好感受一下吧一般人我都不告诉他的!”

尽管潮湿的衣服贴在皮肤上并不好受,周泽楷仍然下意识地抱回去,接着他发现怀里的身体逐渐变得暖和起来,自己仿佛抱着一个暖炉,并不灼热的暖意慢慢扩散,连绵到了他的身体里。

周泽楷惊奇地发现,在这股暖流的烘烤之下,怀中黄少天的衣服已经完全干了,而自己的也是如此。甚至连黏在他们脸上的湿发都变得干燥了。

已经完全恢复精神的黄少天放开他,眼睛闪亮地跟他邀功:“你看不错吧!简单方便,居家旅行必备技能!”周泽楷于是点点头,拿脸颊在他头发上蹭蹭:“居家旅行,都一起。”

黄少天的脸色瞬间鲜艳起来,他还没来得及表示不好意思,在旁边带着观赏的意味打量了洞穴一圈的叶修就制止住他们这种腻歪的行为:“你们够了啊!没看到旁边的这位先生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吗?谈恋爱也要注意下环境,哥都没眼看你们了……看什么看,就是你黄少天,刚刚嚷嚷着往里走的不是你吗?赶紧的别浪费时间。”

沈韫正努力做出非礼勿视的样子,听完叶修的话之后尴尬地对他们笑笑,周泽楷这才注意到,他已经从先前虚无缥缈的样子变得完完全全像个还活着的人,如果他不是浮在半空中的话。

黄少天仿佛没有看到这种变化,只是跟着沈韫一起往拱门里飘——他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微微浮了起来,双脚离地面悬空了大约半掌。

周泽楷见他这样,赶紧低头看看,发觉自己也是一样的,旁边的叶修叼着烟稀松平常地跟他说:“走吧小周。”

 

“少天这是不好意思了啊,你看他耳朵都红了,呵呵,”叶修有一搭没一搭地跟周泽楷说话,并且很了解他的性格般不去等待他的回答,“他话这么多,你挺不容易的啊。”

周泽楷忍不住替黄少天辩解:“……不太多的。”

叶修瞄了他一眼,语气里带上几分意味深长:“他也挺不容易的……可要把握好了。”说完不等周泽楷反应,就走到前面拍拍黄少天的肩膀,迎来了黄少天的各种叽叽咕咕。

周泽楷看着他们熟悉的样子,也能猜到他们应当是十分要好的朋友,叶修也势必认识从前的自己。

可惜自己都不记得了,他闷闷地失落起来。

“老叶你看,周泽楷这个问题怎么解决才好?你别笑,我觉得我有点害怕。”黄少天低声跟叶修说道,同时注意着周泽楷。

“这个问题吧……现在这样没办法,等真出来了你把他真身找到,抱着哭一通大概差就不多解决了。”叶修回答道。

“我就剩一簇命火了……就怕找到了也不能救他啊……”黄少天低落了起来,又干脆地点点头,“好吧我知道了,就是这样不成也不是没有别的办法,等我再想想。”

叶修立刻戳穿他:“你悠着点儿少天,别动什么奇怪的念头。他回来了你再把自己搭进去,他再想办法救你,你们还有完没完?还有我们呢,不要胡思乱想。”

黄少天点点头,语气依然是压抑的:“我知道的,谢谢你,老叶。”

 

拱门里又是一截甬道,虽然并不弯曲,但是出于小心叶修依然用了点方法让他们脚不点地地走了过去。甬道的末端墙壁上不再是雕刻的花纹,而是开始出现大幅的壁画,满满当当地铺满墙面。

黄少天拿手电筒去照,发现这壁画不知道掺杂了什么东西,居然在百年之后依然不曾褪色。

“这个是……故事?”黄少天小声嘀咕。

“垅国先祖的……”靠到他身边的周泽楷仔细看了看,判断到。

“这可是线索啊,好好看看,少天。”叶修眯起眼睛,呼出一口烟。

壁画的开端,身着铠甲的士卒正持戟而立。

                                                                                                                           TBC

===========================================================

这篇略久没更,不过公主马上出现就能换地图了_(:3 」∠ )_ 

评论(2)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