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乐给予人身体的欢愉,痛苦却能使灵魂受益

Eternity-忆

© Eternity-忆 | Powered by LOFTER

Traum

【周黄】Traum(中)

继续苏黎世一日游,私设BUG略多慎

=====================================================

04.

  他们走过并不宽敞的街道,圣母大教堂直指苍穹的浅蓝顶尖色彩鲜明地撞进眼睛里。这座创立于853年的归正会教堂,至今仍静静矗立在道路的尽头,向他们敞开了大门。

  中世纪风格的建筑庄严沉郁,黄少天从踏进去的那一刻起便自觉主动地掐掉了自己的声音,连表情都顺应氛围变得严肃起来。周泽楷看着他前一刻还瞪大眼睛,保持着好奇又惊叹的表情,现在却瞬间低眉敛目,做出一副深沉的样子,只觉得形容不上来的有趣。

  黄少天一贯是简单明快的人。他很少掩盖自己的情绪,对于自己心情的变化,赛场上极端冷静的时候,平日里聒噪活泼的时候,都会直白地表现出来。周泽楷喜欢极了他活泼鲜明的表情,只是在一旁看着,就会觉得整个世界都被染上了鲜活的颜色。

  整个教堂里十分空旷,由于没有碰上宗教仪式的缘故,几乎没有工作人员以外的人出没。他们放慢脚步,轻轻踩在地砖上面,走过一道道高大的拱门,好似迈进了一段历经千载时光的梦境。

  教堂里最引人瞩目的大概就是夏加尔的五幅彩色玻璃画,色彩斑斓,非常漂亮。

  黄少天几步走过去,在玻璃画下方站定,又挥手喊他过去。

  周泽楷刚刚走到他身边,他就猛地靠过来,贴到周泽楷的耳边。低低的声音带着快乐的得意,闯进了他的耳朵里:“我来之前特地查过,给你科普科普。蓝的绿的代表大地,红的黄的代表天空。你看蓝的那副上面有红色的天使吧,那个就是‘雅各布天梯’……”

  周泽楷根本无暇去分辨他刚才说了什么。他的整个意识,都因为贴过来的那个人而战栗起来。柔和温暖的气息,就这么轻轻擦过耳垂,而后又有软软的鼻尖蹭上他的侧脸。细细的痒意从他们触碰过的地方一点点爬上来,瞬间便让他的整个心脏都酥麻起来。

  那么微小的触碰,轻柔的好像花瓣划过,却把浓烈的香气,灌满了他的胸膛。

  黄少天看看周泽楷,发现他仍然保持着倾听的姿势,身体居然僵住了,不由得兴趣盎然地戳戳他,继续压低声音问:“你怎么了?”他无声地笑着,认真地直视周泽楷的眼睛。

  周泽楷艰难地往旁边动了动,竭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他急促地喘息几下,觉得自己一切看起来都恢复了寻常的样子,才转过头去看看黄少天,同时有些紧张地用干涩的声音说道:“祈祷。”

  黄少天眨眨眼睛,笑嘻嘻地把他推到了神坛前。

  周泽楷并不信奉基督教,他只是觉得自己方才手足无措到有些丢脸,才用祷告这件事情转移开了黄少天的注意力。然而他现在站在这里,却觉得心绪奇异地被抚平了。他静默地阖起双眼,站在拱顶透出的光线下,仿佛最虔诚的信徒般,无声地对神明开始倾诉。

  站在他不远处的黄少天举起双手,用手指摆出相框的样子,把双眼作为摄像头,拿脑海充当记忆卡,将他拢在镜头之中,存储下了他的每一个动作,每一次呼吸。

  周泽楷事无巨细地回忆起他与黄少天能够称得上是共同经历,却少的可怜的点点滴滴。他知道黄少天的存在是通过冰冷的屏幕,真正初次见面便是在互为对手的赛场,鲜少的几次并肩都要依靠全明星对半开的分组几率,在第八赛季之前,他们甚至没有好好的说上过一句话。他在QQ群里多少次精准的卡住黄少天的话,才在刷足了存在感,得到了黄少天的对战邀约。渐渐可以互发短信,偶尔一起在闲暇时间里做任务,常规赛的时候在对方的城市里游览,以及终于在今天,能够穿上同样的队服,为同一个目标奋斗。

  仅仅这样是不够的,周泽楷几乎是笃定地想着。他曾在尚且年幼的时候,就发现自己的沉默是如此与众不同,直到他遇到黄少天,才明白世界上竟然有如此同自己截然相反的极端。来自于另一个磁极的引力,他根本无法抗拒。

  我渴望你,如同渴望年少时候的梦境,因为我看着你,发现它恰好沉睡在你的眼睛里。

05.

    苏黎世的班霍夫大街,据说是一个在地面之下埋有黄金的地方。
  
  黄少天看着擦肩而过的年轻人,对他们奇形怪状的打扮感到新奇,不由得用胳膊撞撞周泽楷:“他们这样挺有趣的啊,你觉得呢?”

  周泽楷快速地瞄了一眼迎面走来的画了骷髅妆的年轻人,皱皱眉头,有点不满意地表示:“奇怪。”

  黄少天惊奇地看着他,用发现新大陆的语气对他说:“原来你是这么保守的人吗周泽楷!我们明明一样大!”他想周泽楷真是一个就如同外表那样认真的人,还有几分乖巧,如果只看他比赛时候的表现,又怎么能够猜到赛场下的他会是这个样子呢。

  他们在这条寸土寸金的大道肩并肩前进,保持着恰到好处的距离,肩膀偶尔碰撞,手背若即若离,每一次不经意的接触,都带了点暧昧试探的意味。

  如果这么一直走下去……黄少天听着他们节拍合一的脚步声,悄悄在心里将这句话念叨了一遍又一遍。

  黄少天走神的厉害,最终他们的目的地还是被周泽楷发现的。他们站在玻璃门外,进退两难地看着面积不算太大,但是巧克力摆放得满满当当的巧克力店。

  “总觉得我们这么进去很突兀啊……”回过神来的黄少天小声嘀咕着,有些别扭地看向周泽楷,“都是女孩子和小孩在里面。”

  周泽楷提醒他:“前辈们……”黄少天于是回忆起苏沐橙和楚云秀拜托他们的样子,头疼地又看向店里十分可爱的摆设,刚想说“我们速战速决吧”,就听到周泽楷补充:“蛋糕,喜欢。”

  黄少天的眼睛立刻亮了起来,他期待地看向周泽楷:“你喜欢蛋糕?那我们进去吧,你看那对情侣刚刚走了,有机会啊!”而后不等周泽楷做出反应,就拉着他跑了进去。

  店铺里的巧克力可谓玲琅满目,摆成圈的小玩偶也到处都是,他们按照旅游攻略的推荐,选好巧克力,又点了芝士蛋糕与蛋挞,便在空位上坐了下来。

  “之前带你在广州吃甜点的时候,为什么不说你喜欢蛋糕呢?”黄少天捻起一个香槟松露巧克力送进嘴里,声音含含糊糊地问道。

  “没问……”周泽楷依然坐的端正,认认真真地切开蛋糕,又拿叉子叉好。

  “以后即使我不问,也要说呀。”黄少天把巧克力压在舌头底下,神情严肃地好像方才在教堂里一样。

  周泽楷愣了愣,随即像明白了他的意思一般,点头允诺:“嗯。”

  得到了他的承诺,黄少天松了一口气,又往嘴里送了一颗巧克力。他不知道周泽楷是否真的明白自己话里的意思,但是他知道自己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是怀着怎样的期望。期望自己能够知晓他的一切喜好厌恶,能够分享他的一切心绪起伏。

  希望他能够对自己敞开那扇门,如同自己所做的一样。

  黄少天正盯着周泽楷浮想联翩,冷不丁就被周泽楷戳起一块蛋糕送到嘴边。他下意识地张开嘴咬住,才反应过来周泽楷正在喂自己蛋糕。

  黄少天觉得自己心跳立刻加剧了。他呆在座位上,磕磕绊绊说不出一句话来,眼睁睁看着那只修长好看的手拿着小叉子缩了回去,放下叉子后又伸回来,在自己的唇瓣上轻轻擦过。

  “沾上了。”周泽楷带着笑意的声音压得很低,却仿佛惊雷,在他耳边炸响。

  黄少天发现自己整个人昏沉起来。刚刚咽下的巧克力的味道和着蛋糕的味道在口腔里甜腻地交缠,同周泽楷的声音一起,充斥了他的整个身体。他嗅着巧克力店的空气里氤氲着的香甜,觉得一定是巧克力含有的酒精让他醉的不轻,才会使得他此刻浑身都漂浮,仿佛陷入了一整块棉花糖里,绵软地使不出一点力气。

  我肯定是在做梦,他晕乎乎的想。就像早上那场浅梦一样,几乎让他以为自己的梦想成真了。

  我从沉睡中醒来,发现你已经在我身旁。

  这就是最美的梦了。

                                                                                                  TBC

==============================================

没去过Teuscher巧克力店,所以不知道里面有没有芝士蛋糕,只知道有蛋挞_(:3 」∠ )_ 

04最后一句来自何其芳先生的散文里那句“在你眼睛里我找到了童年的梦,如在秋天的园子里找到了迟暮的花……”

 

 

评论(15)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