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乐给予人身体的欢愉,痛苦却能使灵魂受益

Eternity-忆

© Eternity-忆 | Powered by LOFTER

两生

【周黄】两生

章十四

黄少天在确认了周泽楷安然无恙之后,开始顾左右而言他。从抱怨沈韫找出开门方法的速度太慢显然业务不够熟练,到诋毁周泽楷身材看着匀称但是密度太大拖动不便,反正坚决不承认自己刚才乘人之危吃了对方豆腐。

周泽楷想了想,毕竟是当着外人的面,这种自己家关起门来私聊的事也不好追根问底的,黄少天找的借口就不必戳穿了——人家沈韫也不是专业开墓门的,更何况自己一米八几挺高的个头,要能随随便便拖动那得要多苗条啊。

而且,看看黄少天躲躲闪闪不好意思的模样,真是有趣的不得了。周泽楷保持着无辜的表情,心里其实十分丰富多彩。

现在不是在梦境里,黄少天也就没了读心术的技能,不知道自己再次被盖了有趣的章。他见周泽楷盯着自己的眼睛里笑意越来越浓,直觉自己再扯淡下去也不能阻止周泽楷脑补了,赶紧咳嗽两声清清嗓子试图歪楼:“咱们留记号的洞口给堵住了,师兄他们就算找到了估计也得出山去求救找人来挖,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反正也进来了,不如稍微往前走一点看看能不能碰运气找到工匠留下来的暗门?好歹也是条能够出去的路啊。”

周泽楷从善如流地点头:“嗯。”

黄少天见他不再提方才的事情,松了一口气,转而问道:“那你现在还有哪里不舒服吗?能走得动不?”

周泽楷怕他下一句就是“要不要留下来等着”,立刻从地上一跃而起,用行动表示了“我行”这个回答。

黄少天原本也没想把他一个撂在这阴森诡异的地方,于是走上前来扶起他,让他靠着自己:“那你就扶着我,千万小心,走不动了也别硬撑着,哦我其实能背你的要不你上来吧!”

周泽楷一秒拒绝:“我行!”

他表现得太过于肯定,黄少天于是不再坚持,只是配合他的脚步往墓穴深处走去:“你这么坚持干嘛呢不相信我的实力吗?不对啊我刚才不是已经展示过实力了吗你难道没有感受到?不过话说回来这个里面的甬道居然也这么长总觉得会有什么机关啊?等我找个东西试一试!”

千斤重的封墓石在他们进来之后又再度落下,他们现在面对的甬道,两边墙壁上每隔十米就伸出一小截灯台,豆粒大的火焰幽幽地燃烧着,照的墓道里一片阴森。他们脚下踩着的是大块石板铺就的道路,延伸到看不见的深处。黄少天让周泽楷站好,从地上捡起几块石头,放在手里掂了掂之后,调整力度往前一砸。

“……”周泽楷看着那块石头几乎是平行于地面般地飞出去,再重重砸上一块石板,居然还能稳稳地停在上面纹丝不动,觉得黄少天的打水漂技术肯定十分不错。

“行啦,这块可以走,”黄少天对周泽楷解释道,“我是害怕这个能翻出个陷阱什么的,你看外面连水鬼带梼杌都能搞出来……居然还会放毒!真是步步为营不小心不行啊!”

他们慢慢在甬道里前进,越往前走越觉得好像没有尽头——这条道路并没有什么弯弯绕绕,而是直直的一直往里,黄少天每走一步,都要先检查好前方的三块地砖,就是这样越走越深,他们却始终没有看到有任何分岔或者墓室出现。

就好像这里只剩下他们脚下一模一样的石板,与夹道边黑色的墓砖,其他的,什么都没有。

从进入大门后就一直漂浮在他们前面的沈韫看起来很急切地想往里去,然而依旧克制住了,只是在前面给他们探路。走到现在,他依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周泽楷看了看身边的黄少天,发现他还在不知疲倦地往前扔石头。

嘭,嘭,嘭。

周泽楷听着这充满节奏感的声音,想要开口说话,却发现自己发不出声音来,然而奇怪的是,他自己也莫名其妙地接受了这件事情,就默默的决定不再开口了。

如果他这个时候注意到了黄少天的表情,就会发现他一直保持着嘴唇紧抿,眉头微蹙的样子已经很久了。就好像从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再也没松动过脸颊。

时间似乎停止了,他们在某个时刻里不断往前走去,在不知不觉间维持着同一个动作,于漆黑中越走越远。时间,空间,对于他们失去了意义。

 

周泽楷机械地走着,感觉双腿好像陷在了泥淖里,拖动起来困难无比,但是他仍然不断迈步。身后有什么阴冷的东西由远及近,逐渐贴了上来,他麻木地感受着冷意慢慢爬上脊背,却不想做出任何反应来。

在他身边,黄少天的身体不复最初的温软,变得冷硬无比,他靠上去,就像倚靠着一块石头。

这是怎么了呢?周泽楷迷迷糊糊地想,却记不起来自己到底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会陷入这样的一种境遇。他只是理所当然地前进,任由看不分明的影子一点一点,把自己包裹起来。

 

黄少天发现自己正前方的沈韫的魂魄发生了改变。原先一身官袍,看起来丰度翩翩,现在却慢慢凸起纠结的肌肉,而且身形越来越粗壮,越来越高大。直到他的身躯撑破了衣物,发青的皮肤裸露出来,头颅上方冒出尖角,黄少天才突然意识到现在面对的东西是什么。

青面獠牙,身高十尺,凶残好斗,谓之修罗。

黄少天一瞬间清醒起来,火光突然从他指尖烧起,刹那间环绕全身,最终又全部寂灭。黄少天手中凭空出现一柄及其轻薄的剑,正幽幽地发着蓝光。这把剑甫一出现,就使得他们所站的这一方狭小的所在铺上了一层白霜,黄少天有点怀念地轻抚剑锋,低声说道:“许久未见了,冰雨。”

随后他拿剑尖指向前方的修罗,朗声道:“来战!”

修罗举起巨大的战斧向他劈来,被他轻巧地躲开,而后他好像完全忘记了自己刚刚跟人家邀战的架势,居然一跃而起踩上修罗的肩膀,借着高度趁机挑灭了甬道两旁的长明灯,再将冰雨插在修罗肩上,打开自己的背包拿出水壶,不管不顾地往后一跳,把水往看似空地的地方直接倾倒了下去。

修罗咆哮着在他面前消失了,连带着冰雨一起。一直飘在前面的沈韫回过头来,惊讶地问剧烈喘气的黄少天:“恩人为何将灯熄灭了?”

黄少天看看被劈头盖脸浇了一脸水的周泽楷正迷茫地睁开眼睛,忍不住轻轻叹气:“你家公主大人的长明灯手笔太大,用劫灰也就算了还掺上灵犀角的粉末,价值千金啊。”

他们在不经意间就被长明灯所迷惑陷入幻境,然而当冰雨出现的那一刻,他却清醒了过来。他清楚地意识到那是假的,但忍不住想着再摸摸曾经属于自己的佩剑。

“冰雨已经离开我很久啦。”黄少天这么对自己说道。

                                                                                             TBC

================================================

公主是个壕。

评论(9)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