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乐给予人身体的欢愉,痛苦却能使灵魂受益

Eternity-忆

© Eternity-忆 | Powered by LOFTER

文风挑战

【周黄】文风挑战

挑战者:阿忆

原作:全职高手

角色:周泽楷X黄少天

【自己惯有的文风】

黄少天一剑挥出,冰蓝色的剑身在空气里几乎成了一道细线,如流星划过直接隐没在巨型蜈蚣的眼睛里。而后他纵身一跃,脚尖恰到好处地点上浮在空气里的灰色圆形法阵稍作停留,又在蜈蚣把半截身子扫过来的时候及时避开,同时飞身而下,用冰雨将这怪兽的尾巴牢牢定在地上。

吃痛的蜈蚣疯狂地扭动身体想要挣开,而周泽楷没有再给它机会。他直接踏上蜈蚣的头部,在环节处用荒火与碎霜接连射击,密集的弹雨几乎组成了一把宽刃的刀子,狠狠切进对方的身体里,势不可挡。

最终随着“轰”的一声巨响,蜈蚣的头颅与身体分家,直直砸在地上。

“真挺大的啊,”黄少天一边说着,一边从还在抽搐的残肢上拔下冰雨,同时仰起头对周泽楷笑道,“别耍帅了枪王大大,快下来吧!”

周泽楷的长风衣被风拂过,正在微微摆动,衬得他整个人帅的一塌糊涂。他对着黄少天露出了一个近乎羞涩的微笑,随后一跃而下,降落到他身边。

 

【黑暗文风】

“你们这些卑微的蝼蚁,是谁允许你们擅自踏入多米尼克大人的领地?面对大人的慈悲你们没有感激涕零,却妄图用肮脏的身躯玷污他的庄园……我看,只有把你们撕裂,就如同你们那些不知道好歹的同伴一样,成为这里的一部分——”面色苍白,獠牙尖利的吸血鬼挥动手臂,指向他身后的一个池子,“才能叫你们知道什么叫做敬意!”

那个池子里,翻滚着鲜红的血液,蒸腾出腥臭的气味来,如同恶魔的眼睛般,腐败又糜烂。

“我有的时候真是不明白这些所谓的高等血族的品味。”黄少天拔剑在手,冷冽地盯着眼前狂妄的家伙。

“嗯。”周泽楷轻轻点头,手上的双枪热了起来。

 

【KUSO】

“少天你怎么啦?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说出来听听啊?”周泽楷热心地问。

“……”黄少天沉默。

“做人呢,最重要的是开心!”周泽楷再接再厉。

“……”黄少天继续沉默。

“发生这种事情大家都不想的!”周泽楷胜不骄败不馁。

“……”黄少天持续沉默。

“要不要我煮碗面给你吃?”周泽楷简直和蔼可亲。

“呵。”黄少天嘲讽而忧郁地笑了。

 

【翻译腔】

圣索菲亚大教堂耸立在这片土地上已经有一千五百多年了。自拜占庭帝国时期起,哪怕多次遭受暴乱的摧毁,她也依然坚挺地呆到了今天。

可是见鬼的,哪怕饱经一千五百年的风霜,她也从来没有接待过如此聒噪的教徒或者访客——那个来自东方的小伙子,从他踏进教堂的时候起,就喋喋不休起来,直到现在。

在成片的橄榄木与欧石楠花中间,端着餐盘的黑发青年抱怨不止:

“瞧瞧这些干粮!这黑的好像木炭的熏肉!这硬的不比石头柔软的圆饼!哦我觉得在这里一刻都呆不下去了!来吧周泽楷,咱们现在就动身去红眼睛酒吧,我可以请你喝一小杯黄油啤酒,只要三个卢克,你会喜欢上它的。”

“告解。”他的同伴——一个俊美如阿波罗的青年,简短地回答了他的提议。

“智慧神在上,你和我,我们又有什么是需要告解的呢?我们来到这里,干掉了那群该死的甲壳虫,赏金也到手了,我现在只想去酒吧里喝一杯。或者咱们两个一起,好好睡一觉,我的腰真是酸极啦!”

听了他的话,周泽楷不加掩饰地用自己的左手握住了黄少天的,在他们的无名指上,两枚相同的秘银戒指轻轻碰撞。

神明告谕:求你将我放在心上如印记,带在你臂上如戳记,因为爱情如死之坚强,嫉恨如阴间之残忍;所发的电光,是火焰的电光,是耶和华的烈焰。

 

【少女或者小清新】

人间四月天,正是芳菲争发,尽态极妍的时候。校园里的樱花树大面积盛开,走在小道上都会有时不时落下的花瓣沾染衣袂。这个粉红色的季节,几乎连空气里都是恋爱的甜味。

黄少天毫无预兆地在这个季节里栽了。就是在樱花小道上,他边走路边拿手机刷屏,结果撞上一堵人墙,抬头才发现对方居然是传说中的校草同志。他的心“砰砰”跳的厉害,语无伦次地跟对方道歉之后,就急忙跑开,留下对方站在原地目送他离开。

后来黄少天跟周泽楷几经波折,经历各种狗血虐心,终于在一起了。黄少天问周泽楷是什么时候动心的,周泽楷微笑着搂住他:“看你专注刷屏的时候。”

 

【苏苏苏苏苏】

周泽楷在满目疮痍的战场上拄枪而立,他伸手胡乱抹抹脸,哪怕现在全身都剧痛无比,他也觉得心里畅快地仿佛要飘起来了。他跌跌撞撞地走到正单膝跪地,大口喘气的黄少天面前,扶住他的肩膀。

黄少天抬起头来,也是灰头土脸,一双眼睛却明亮的不行。他快活地笑道:“可算是打胜了,小周将军也能班师回朝啦!”

周泽楷点点头,狠狠地把他搂进怀里,在他脖颈边蹭蹭:“多谢……你原本不用……”

“说什么呢,蛮夷来犯,匹夫尚且不能坐视不理……更何况,你也曾救过我,我立誓也要还你一次,”黄少天把他拉开一点,笑嘻嘻地凑近周泽楷,“许君之命,肝胆以偿。”

而后,他们交换了一个参杂着烈火与鲜血,却甜如蜜糖的亲吻。

 

【一看就有病】

“你不用劝我了周泽楷!我今天无论如何都要把阿姆斯特朗回旋加速喷气式阿姆斯特朗炮做出来!做不出来阿姆斯特朗回旋加速喷气式阿姆斯特朗炮我是不会回去的!你劝我也没用!”黄少天抓狂道。

周泽楷冷静地看了他半天,沉着地表示:“托马斯三百六十度回旋踢并白鹤晾翅仙人指路,做出来回去。”

“你做啊你做啊!你不做就是残酷无情无理取闹!”黄少天被周泽楷的气势惊呆了,嘴硬道。

然后周泽楷真做出来了。

 

【喜欢的写手的文风】

喜欢的写手一:

周泽楷想站在轮椅前面想了想,在上面坐了下来。

“这不靠谱的剧本啊,胆敢如此戏弄我们,”黄少天冷笑道,“居然妄图克扣我们的工资!走吧周泽楷,我们去吃面条好了!或者火锅你觉得怎么样!”

“一锅端。”周泽楷如此表示。

于是他们先吃了面条,又吃了火锅,最后还找上其他人搓起麻将来。

 

喜欢的写手二:

“我家太后有令,要我们春节速速滚回去,大概还能留条小命。怎么样周泽楷,刀山火海也闯了?”黄少天带着笑意的眼睛盯着人家一直看,看的周泽楷脸都红了起来。

“你……腰没事了吧?”周泽楷显然关注点不在这,他避开黄少天跟大尾巴狼似的笑容,拿了个垫子垫在黄少天腰后面。

黄少天的表情瞬间扭曲了:“没事?你管这个叫没事?周泽楷同志,你的态度能不能端正点!你这不尊敬前辈的行为需要大大的批评你知道吗?前辈现在睡眠不足腰酸背疼,很虚弱!”

周泽楷见他如此“虚弱”,于是站起来,一使劲把他拦腰抱在怀里,往外走去,伴着前辈痛心疾首地抗议:“唉哟我去周泽楷你干嘛!能低调点吗!快快快放我下来!”

留下重案组众人窃窃私语:真是瞎眼!

 

【向原版致敬】

夜雨声烦:我要控诉你们!!!!!!!禁止我语音几个意思几个意思!!!!!!!我一开语音外国人肯定闻风丧胆直接GG了好吗!!!!!!

索克萨尔:少天冷静呀^ ^

君莫笑:闻风丧胆到自己人也中招?你还是闭嘴吧。

海无量:闭嘴吧+1

沐雨橙风:闭嘴吧+2

王不留行:闭嘴吧+3

百花缭乱:闭嘴吧+4

石不转:闭嘴吧+5

逢山鬼泣:闭嘴吧+6

……

一枪穿云:呵呵

夜雨声烦:周泽楷你跟着起什么哄!

==============================================

因为实在没有技能,所以【少女或者小清新】又可以叫做【神经病】嗯。其实我写什么都是一个文风啊摔!

以及喜欢的两个都是剧情流作者,是想象力丰富到破表的大大,我根本写不出来那种感觉(-┏)

PS:黑暗文风那个背景应该是游戏《Bloodmasque》,翻译腔最后一句出自圣经的雅歌书。

 

评论(4)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