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乐给予人身体的欢愉,痛苦却能使灵魂受益

Eternity-忆

© Eternity-忆 | Powered by LOFTER

两生

章十三

“‘其状如虎而犬毛,长二尺,人面,虎足,猪口牙,尾长一丈八尺’,垅国的雕刻手艺真心不错啊你看,这要不是石头的我就以为活的梼杌搁在面前了。”黄少天饶有兴致地上下打量着半人高的镇墓兽石像。之前甬道的坍塌终于停止下来,他们被困在墓门前这一隅,身后来时的路已经被堵住。

黄少天在摸出一道符纸烧了向不知道哪路朋友求助之后,就非常松懈地拽着周泽楷上下打量垅国的雕刻品,再摸着下巴给出评价。

在他旁边,袖手浮于半空中的沈韫对着花纹繁复的大门小声念叨着什么,还时不时飘过去用透明的手指在封墓石上戳戳捣捣。

“……小心。”显然对刚才的水鬼还记忆深刻的周泽楷把靠近石兽黄少天拉回来,示意他不要靠近。

“好啦好啦,”黄少天看着他明显维护自己的动作,眨眨眼睛笑了起来,“我不靠近就是了,别紧张啊周泽楷。”

周泽楷不赞同地望向他,显然对他这不顾及自己安危的行为无法认同。他漆黑的眼睛里好像收敛了万千湖泊,温柔缱绻的叫人心醉。

“你真是……”黄少天感慨着伸出手,拍拍比自己还高出了一截的对方的脑袋。

真是无论什么时候,都认真坦率到可爱啊。

 

在周泽楷与黄少天毫无紧张感地站在墓门前面腻歪的时候,喻文州一行人已经循着他们的脚印找到了已经被埋起来的洞口。地上躺着黄少天之前挂在脖子的单反——他在千钧一发之际居然还能反应过来把这东西拽下来扔到地上。

“塌方了?”于锋惊讶地看着前方大面积塌陷下去的山体树木东倒西歪的陷在泥土里,一片狼藉不堪。

喻文州眉头皱得更紧,和江波涛交换了一个忧心忡忡的眼神。

 

“周泽楷,你有没有觉得这个石像的位置好像变了?”不再靠近镇墓石兽的黄少天站在几步开外的地方,看着似乎被移动过的雕像,问道。

原本正对着他们的石像,的的确确向左侧转动了一个极小的角度。

“……快躲开!”周泽楷显然也看出了问题,不假思索地就想带着黄少天避开。黄少天站在原地没动,苦恼地打量了四周一圈,郁闷地对周泽楷说:“躲不开的。”他们所站的地方大概只有二十平方米,确实是无论哪个角度都逃不掉。

“我来动手好了。”最后黄少天一把将周泽楷推到角落里站定,又抽出两道符非常不怜惜那张帅脸地贴在额头上,就在笑嘻嘻地丢下一句“千万别说话当然这个对你来说不难对吧”之后,迎上已经开始剧烈剥落的石像。

“我擦咧水果刀就水果刀!”黄少天拿着刚刚从背包里摸出来的水果刀,仔细地看着外壳粉碎后出现的怪兽。即使根本撑不起场子,但好歹也算武器在手了!

梼杌大声咆哮,面目扭曲怪异,它们露出尖锐的獠牙,甩动着粗壮有力的尾巴向黄少天扑了过来。

“垅国真是神奇的超出我的想象居然能搞出真的梼杌来给他们看大门!太邪门了好吗!”黄少天一边絮絮叨叨一边侧身躲开一只梼杌挠过来的爪子,用胳膊格挡开另一只的身体快速掀翻,手上刀锋反手一划,从梼杌的脖子上割了下去,同时高高跃起,落下时踏上试图再挠自己一次的梼杌的脑袋,直接重重踩到了地上。

站在原地无法挪动的周泽楷眼睁睁看着他继续补刀,普通的水果刀在他手中变得异常锋利,刀尖过处几乎有流星般的光芒滑过,一进一出伴着迸发的猩红,好看到惊心动魄。然而周泽楷还没有来得及看的更仔细,就发现自己的视线模糊了起来。

等到黄少天丢下已经变成尸体的梼杌狠狠喘了口气之后,才惊觉事情不对劲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流出来的黑色液体灌满周边的浅沟,在他没有觉察之前蒸腾出腥臭的烟雾,慢慢在他们旁边环绕起来,充斥在空气里。

黄少天自己不会受到这瘴气的影响,因此在打斗时忽略了这件事情。但是现在的周泽楷,却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

黄少天猛地转过头去,发现周泽楷已经仰面倒在了地上,正有一团模糊的光亮挣扎咆哮着从他身体里浮出一角。

“快一点!!!!!!!!!”黄少天向一直在寻找打开墓门方法的沈韫吼道,同时飞快地冲上前去撕下周泽楷额头上的东西,并用手掌按住了周泽楷的天灵盖。

在他手掌底下,暖色的红光逐渐亮起来。光芒逐渐扩散开,瞬间在整个地穴里暴涨,讲缠绕的黑气撕裂开来,全部吞噬。

 

周泽楷觉得自己周身都轻飘飘的,好似浮在棉花里使不出劲来。他记得自己正在围观黄少天大杀特杀,结果不知道怎么的就头一晕眼一花,再睁开眼便从漆黑逼仄的地底到了一间古色古香的小屋子里。

又做梦了。周泽楷淡定地看了看四周,果不其然地发现黄少天正可怜兮兮地趴在不远处的床上。

周泽楷心下一惊,快步走过去,心里的焦灼在梦中都十分分明。他感到自己的心痛了起来,只能小心翼翼地坐在床边,不知所措地看着对方,轻声道:“……小心”。

黄少天中衣雪白,掀起了一截露出腰身,缠着层层纱布,漆黑的长发披散在肩上,更衬得他肤色白皙。他转过来脸,薄薄的嘴唇没有血色,脸上的笑容却可以说是从痛楚中硬挤了出来:“别做出这幅样子来啊周泽楷。你赠我鳞片,我就把尾羽给你,这不就是定情信物了么?你把它打成枪啊剑啊之类的称手兵器,出征时候拿他来大杀四方,才不算辜负了我的一片心意!”他看着周泽楷一直不能释怀的样子,安慰地拍拍他的手,又把枕边漆黑的小盒子递到周泽楷手上:“这尾羽就是本君的命火,天上地下也只有三根,你可得仔细收好了,我拔的时候简直是怀着壮士断腕的心思……也就跟你拔自己的鳞一样的。所以,”他的眼睛亮如星辰,期待地看着周泽楷:“你不对本君表示什么?”

周泽楷感到自己的脸一下子烧了起来,他脑子里一片混沌,身子自己动起来,近乎惶恐般慢慢弯下腰去,伏在黄少天的上方。

然后他迎着对方满脸的笑意盈盈,十分忐忑地怀着感激、羞涩、喜悦等等情绪,几乎虔诚地用自己的唇,轻柔地蹭上了对方的唇瓣。

一股生机勃勃的热流从他们贴合的地方冲了出来,似一团火焰,在他身体里游走,循环流淌。

 

周泽楷突然睁开眼睛,恰好看到跪坐在自己身边的黄少天正要直起身子。黄少天的脸与他的脸贴的很近,温热的气息就打在他的额头上,看到他突然醒了,很是尴尬地在半空停了停,耳朵变得微微发红。

周泽楷想了想刚才的梦境,又回忆了一下嘴唇的触感,真诚而纯良地问道:“你亲我了?”

“……”黄少天立刻整张脸都红了。

                                                                                                                           TBC

============================================================

终于亲上了。拖了好久实在抱歉QAQ

“其状如虎而犬毛,长二尺,人面,虎足,猪口牙,尾长一丈八尺”出自《神异经 西荒经》

评论(15)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