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乐给予人身体的欢愉,痛苦却能使灵魂受益

Eternity-忆

© Eternity-忆 | Powered by LOFTER

两生

【周黄】两生

章十二

黑黢黢的洞底透不出一点光,黄少天估计了一下时间,非常乐观的跟周泽楷说:“咱们出来的时候都是下午三点了,走了大概半个小时,等到傍晚的时候师兄他们发现我们没回去,肯定会出来找吧。还好我机智地在千钧一发之际把相机扔出去作为标记啊!”

周泽楷默默地点点头,紧紧拉住他,想了想之后对他说道:“我带了背包。”

他所指的是之前准备好的旅行用背包,黄少天一听就赶紧要他拿出手电筒来照照,等待的过程中他是不介意先看看这座墓的情况的——如果这真是一座墓的话,

周泽楷拿出手电筒打开递给他。黄少天被突如其来的光亮刺得忍不住转开脸,结果手一抖,没有接住。手电筒掉落在地上,骨碌碌滚了出去。黄少天追着那倒光源走过去,听到了“嘭”的一声。

这显然是有什么沉重的东西被撞击了。

“怎么回事?”黄少天弯腰去捡手电筒的同时,看了眼前方,赫然发现几排漆黑的半人高陶罐立在他面前。这些东西一直隐没在黑暗里没有被发觉,直到刚才的手电筒恰好撞击到了正中间的罐子上。他惊讶地就地蹲下,拿手电筒照了上去。

陶罐上有凸起的纹路,是一条张牙舞爪的龙被锁链束缚住的图案,龙的表情痛苦狰狞,被刻画的栩栩如生。黄少天愣了愣,抬起头对走到他身边站定的周泽楷说道:“周泽楷……我们好像真的找到公主的墓了。”

周泽楷没有回答,他无法形容自己看到这个花纹的时候所产生的厌恶与痛苦的感受,他甚至不能多看一眼,就不由自主地垂下眼睛,盯住了罐子的底端。然后他发现,在微弱的光线下,陶罐似乎往前挪动了一点。

“小心!”周泽楷下意识地伸手拉起黄少天,将他向后拽去。

一脸疑惑的黄少天甚至还来不及问他为什么,就听见方才被撞击的瓦罐发出了碎裂的声音。他心一沉,眼睁睁看着瓦罐碎成几块,散在地面上。有什么漆黑的东西,散发着腐臭的药水的味道,从里面爬了出来。

“周泽楷,站到我身后来。”黄少天这个时候出奇地镇定,他冷静地拿手电筒扫过去,把眼前的怪物照了一遍。

稀疏的毛发,大如铜铃的眼睛,覆盖了整张脸的鳞片,以及凸起的腹部。

“是水鬼。”黄少天面对着眼前发出粗哑的“咯吱”声的怪物,刚刚打算拿出纸符,就见一直在地上爬行的水鬼突然跳了起来,动作迅速的带着粘液向他扑过来。

“我次奥……”黄少天还没来得及反应,旁边的周泽楷就飞起一脚,以一个漂亮的回旋踢将水鬼扫了出去。

黄少天顺利摸出符纸的同时,惊叹地看了眼身手利索的周泽楷:“你这就是跟阿姨学的对吧!真是什么时候都战斗力破表啊。”

周泽楷不好意思地咧嘴一笑。

而后他们注意到,飞出去的水鬼撞上了那一片陶罐子,像保龄球一样把它们统统撞倒。

“……”

“……”

他们互相看了一眼,发现对方同自己一样,挤出一个“完蛋了”的表情。

几十个陶罐同时震动起来。

“我真不想在这种情况下赞你的准头啊周泽楷!”黄少天撒出一把纸符,沾上陶罐就燃烧起来,把不大的一块地方照的透亮。

周泽楷惭愧地在心里说了声抱歉。

熊熊烈火逼出了所有水鬼,他们前赴后继地从碎裂一地的陶罐里爬出来,即使身上的黏液被蒸干,火烧了一身,也不受影响般快速地向他们冲过来。

“被烧了还能这么灵活是闹哪样!”黄少天抽出了又一沓纸符,心里无比怀念自己家的冰雨。如果有冰雨在手,这么点水鬼他分分钟就能搞定,哪里会这么悲剧!他其实跟纸符什么的完全不熟有没有!

结果他还没来得及把下一波纸符扔出去,就被周泽楷一把拽住胳膊,往洞的深处跑去了。

“等等你方向不对啊!”黄少天边跑边困惑地问,周泽楷只是不作停留地径直往前,同时轻声说:“要塌了。”

“……”黄少天突然闭嘴了,听着身后由小变大渐渐轰鸣起来的崩塌声,感到脚下的地面都震动起来。

他们刚才与水鬼周旋时停留的那块地方,已经被洞顶的坍塌整个掩盖,而这种在他们身后,还不断的有石块泥土往下掉。

“这可麻烦了……洞口被堵住了。”他忍不住小声嘀咕,却并不觉得紧张。

在久到几乎是前尘旧梦的过往里,哪怕是走过九万里地下的九幽,听着万鬼同哭无边无际,他都不曾有过半点恐慌。而那个时候走在他身边的人,现在也同他一起奔跑着。

再没有比我醒来,却发现寻不到你更可怕的事啦,周泽楷。

黄少天这么想着,挣开周泽楷的手掌,反手握住他的手。

对方用更大的力气回握住了他,掌心滚烫。

 

他们跑过的这条甬道很长,脚底踩过的地方也从石板变成了潮湿的泥土。黄少天感到湿气越来越重,说道:“略惊悚啊周泽楷,我觉得我们是在往下走?”

“嗯……”周泽楷也有同样的感觉,他们显然在走一条向下的缓坡,或许正在穿过山体,往湖里走过去。

“不会走到湖里去了吧?”黄少天显然和他想到了一处,接着他停住脚步,非常无奈地看着前方,“垅国人太能折腾了。”

周泽楷顺着他的目光往过去,发现他们这一段路已经走到了尽头。

一块大约五米高的封墓石立在他们面前,两边分别坐落着虎视眈眈的镇墓兽。

“快出来办事,不要妄图坐享其成啊!”黄少天终于掏出了沈韫依附小纸团来,周泽楷惊讶地发现沈韫的身影比起之前的一团模糊,已经清楚到面目轮廓都清晰了。

“两位高义,来生当结草衔环以报。”文质彬彬的男人,感激地弯腰作揖。

哪怕声音飘渺,他也终于能够开口说话。

                                                                                            TBC

================================================

我的拖延症哟_(:3 」∠ )_ 

评论(4)
热度(31)